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能隔夜处理的问题(二)》。

葬其五服亲,当时称重。;。盛庸,不知何许但既是如此,那么那限令他们在两日之中离开此城的,又是什么

静逸道:

“天啦!顺便?金前辈武功这么差吗?杀手有几个?”

唐蓉道:

“就一个!”

“什么?”众道姑都大惊:

“一个人把刘东来和金大侠杀了?”

“据那晚上亲见的金钱帮帮众说,当晚就一个人,背着一把剑,一身青衣,连着把五人全杀了,还有柳堂主,赵堂主、计堂主。”

“这人真狠!”静逸笑道。

空幽瞪了他一眼,道:

“这不知是何人所为,唉,江湖人!你们几个记着,江湖不是好玩的,慧能这事一了,回山就好好待着吧,别再想到外面来闯江湖了。”

静逸道:

“只怕这事了不了了。”

空幽怒道:

“你回去,回房待着,不要在这多话。”

静逸满不在乎地起身离开,常空突然对静逸生出一些好感来,心想这女孩很有趣。

杜飞道:

“常兄的元神是怎么练的?很是强大。”

常空道:

“瞎练的。”

静虚和静闲听了“卟哧”一笑,静清道:

“你瞎练都这么厉害,那要是认真练那还得了?”

常空不悦地道:

“你为什么老是挖苦我?”

“我这是夸你呢,哪里是挖苦你?”

静玄道:

“师姐,你少说两句吧。”

“哟,帮着他呐?救命恩人呐。”

“你就是欺负常大哥,我看到好多次了。”静闲道。

“咦?”静清怒道:

“你个小妮子也敢帮腔?你找打?”

静清忽地站了起来,静闲也站起来:

“你打?”

常空见静闲帮着自己说话,静闲在这些人中最小,才十六岁,常空道:

“你躲我这来,看她敢不敢打你!”

常空欠身一把拉着静闲过来,只觉小手温暖柔和。

静闲笑嘻嘻跑到常空身后,用手扶着常空的肩。

静清大怒,喝道:

“你有靠山我就不敢打你?”

正要冲过来,静空静虚笑着抱住她。

空幽骂道:

“一群小丫头,都疯了!都闹够了没有?一天到晚疯疯颠颠。”

唐蓉和丁秋云两人也笑了,唐蓉道:

“哎呀,小姑娘嘛,就让她们乐一乐。”

常空心中叹了口气,心想,怎么今晚我好像还挺有趣的?只是这样的风趣如昙花一现,又并不能解决自己的心魔。这样一想,心情又忧郁起来,便起身离开,向空幽和唐蓉两人道:

“告辞,你们聊。”

院中吵闹,常空一下惊醒,急忙抽出长剑,却听到是静空的笑声:

“你这死胖子,再说我打你哦。”

常空坐椅子上直喘气,歇了一会,此时精神已恢复,站起来推门出来,想去看下施劲石,只见院中静玄、静虚、静逸等正嘻嘻笑着看杜飞和静空比剑,两人一褐一蓝你来我往,打得热闹。

静闲一见,跑过来道:

“大哥,来练剑?”

常空笑了下:

“还是你们玩吧,我去看看施大侠。”

常空先去看了下丁秋云,敲了敲门,却里面没人应,心中不安,推门进内,里面干净整洁,剑也带走了。

常空急忙回身,空幽过来道:

“丁姑娘和唐居士去街上买纸马去了,明早要去金大侠家吊唁。”

常空不悦道:

“她们不怕慧能报复吗?两个人上街!”

“不会有事的,纸马铺离这不远。”

常空刚想出去找她们,却见二人笑着回来,丁秋云见了常空脸色,从身边走过时低声道:

“没事的,刚出去一会。”

常空道:

“我还是希望你以后不要离我太远,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

丁秋云心中有些感动,点头道:

“我会注意的,谢谢。”

常空到树边坐下,也看她们练剑,此时杜飞一身是汗,退下来歇息,静空和静清在场中对打。

今天几个道姑们都穿上了便衣裳。

杜飞道:

“常兄好些了吗?”

“好些了,谢谢。”

杜飞又扭头对静玄道:

“花芳今天好漂亮呀。”

静玄脸一红:

“乱说。”

常空和人一坐到一起,又不知道说什么。

杜飞道:

“哪天我们上街转转?我请你们吃冰果子。”

静逸静闲一听睁大了眼睛,喜道:

“冰果子?这里有吗?”

“有!在前面那条街有。”

“那东西太贵了罢?”静玄道。

杜飞微微一笑:

“也不是太贵,你要吃我现在就可买给你。”

静玄笑道:

“是不是真的?”

“真的。”杜飞正色道。

静逸挤挤眼:

“那你就快去买了来,这里人多哦,你舍得吧?”

杜飞站起来,拍拍衣裳,常空忙道:

“小心点,注意前后,万一慧能他们报复。”

杜飞道:

“那你和我一道?”

常空道:

“不方便,你注意点吧。”

杜飞看了常空一眼,没说话,转身离去。

静逸“卟哧”一笑:

“常大哥,你是不是被吓破胆了?这么害怕?”

常空道:

“还是小心点好。”

杜飞一走

对迷魂来说,境界突破是非常困难的,尤其是在记忆不断丢失的情况下,这个谷鸣虽然只比东方贺高了一个小境界,但足以当得起前辈之称。

“你身边这些人是?”谷鸣眉头一皱,心想这东方贺怎么会带来这么多陌生人,难道不知道沙漠正被秋音城和落霜城联合清场吗,现在可是连炎舟城重生过来的人都不允许进入!

炎舟城因为城池被炸,城主千骁消失,实力大幅下降,零散聚集的人马,远不足以和秋音、落霜相提并论,这次寻找神之空魂柱,也被其......

“建議宿主立即回到西薇·紫風的身邊,你的金剛蟾元勁已經修煉到93級,血液中含有大量宇宙間最高等的抗毒因子,可以完全免疫全宇宙毒性等級不高于93級的一切毒素。”

“【海煙迷魂香】的毒性等級為89級,西薇·紫風服用你的鮮血后會很快蘇醒,并額外提高對你的好感度。”

想到自己的鮮血可以救醒西薇·紫風小姐姐,熊貓人頓時咧了咧嘴,臉上露出一絲心安的笑容,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誰都聽不懂的話。

“金蟾大佬,謝謝啊!”

想到金蟾大佬,衛青立即產生一個疑問,于是他立即質問系統一句。

“系統!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黑蟾金剛的金剛蟾元勁至少修煉到一百一十多級了吧,那他弟弟怎么會中毒致死呢?”

“溫馨提示:宿主將金剛蟾元勁修煉到100級以上后,自身可以免疫宇宙內的一切毒素;但無論金剛蟾元勁修煉到何種高度,血液里的抗毒血清用于他人身上,永遠只能祛除最高99級的毒素。”

“暗蟾星的用毒黑科技十分高級,毒蟾部落是其中佼佼者,用毒等級遠遠超過一百級……”

“好了,我明白了,不是他不救他弟弟,實在是敵人的劇毒等級太高了!”

……

十分鐘后,衛青找到了隱藏西薇小姐姐的地方,一身俏麗綠色的西薇小姐姐依然靜靜地躺在地上。

看著臉色蒼白,嘴唇烏黑的西薇·紫風,衛青胸口莫名感覺到有些心疼。

他立即蹲下身來,伸出左手手腕,忍痛拔掉手腕上的黑色毛發,露出粉紅色的皮膚.

右手從小姐姐的隨身工具袋里找到一把鋒利的匕首,想要劃破皮膚,弄出點血來給小姐姐解毒。

砍、戳、剁、刺、鉆、咬……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熊貓人衛青用盡了全身力氣,使出所有手段,刀子、牙齒都用上了,居然沒辦法劃破自己的粉嫩皮膚!

“系統!這可怎么辦?我皮太厚了,劃不出血來!總不能要我自己全力暗勁爆發把自己打吐血吧?”

“溫馨提示:宿主可以考慮咬破舌尖,直接將舌尖血渡到西薇·紫風嘴里。”

“我不是不能親近女人么?這樣會不會犯了紫陽童子功的忌諱?”

“夢境模式下,不會受到功法反噬!”

“好的,我秒懂了!系統你可以跪安了!”

將腦海中礙事的系統一腳踢開,衛大郎一臉喜滋滋地搓了搓手!

他果斷地、迅速地、毫不猶豫地用力咬破自己的舌尖,然后顫巍巍地俯下身子……

用自己的嘴唇對準小姐姐的嘴唇親了下去,然后伸出鮮血直流的舌頭輕輕撬開西薇的貝齒,再然后長驅直入,鉆進一片滑軟馨香之中……

熊貓人十分享受地閉上眼睛,靈活的舌尖在其中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地舞動起來……

同時某人還在心中一本正經地自圓其不軌行為。

“我保證!”

“我這是在治病救人,絕對沒有那啥私心的!”

“我舞動舌頭只是為了加快血液的流速,多出點血,讓西薇小姐姐早點蘇醒過來!”

幾分鐘后,西薇嚶嚀一聲,意識開始漸漸蘇醒……

迷迷糊糊之后,他去鏢局拿了藥,馬上返回天山居,因為沒馬作為腳力,他只靠雙腿,路上一歇不歇,終于在最短的時間內把消息送到了。

周必達闖到黃青浦的房間內,上氣不接下氣地把事情說了,黃青浦也只簡單地聽了幾句,便面色陰沉,眉眼凝重,馬上出門,正好趕到早課,他覺得應該向所有人說明這件事情,于是,就有了現在的一幕。

石帆說完,周必達吐出一口長氣,說道:“各位師兄弟,我此次出去,遇到的事,只怕對我天山居影響極大的,還需謹慎對待。”

戴伍林笑道:“那這次二師兄可是沒白白走一遭,我看無論發生何事,只要咱們師兄弟同心協力,所有問題無不迎刃而解,二師兄,你就敞亮地說吧。”

周必達道:“諸位,事情我已傳達給師傅了,還是由師傅安排吧。”

于是,眾人便一起向黃青浦看去。

黃青浦壓著雙手,說道:“你們安靜一下,這次必達帶回的消息,并非出乎我的預料之外,常言道‘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該來的早晚還是要來。我早已算到有今日之禍,所以未雨綢繆,早有防備,現在趁著早課的時間,我便說給你們聽。爾等已非孩童,就連你們當中最小的長歌,業已十六歲了,有朝一日,你們終將離開師傅,離開天山居,到江湖去闖出一番事業,那時候,師傅可算沒有了愧對你們,功德圓滿了。”

石帆是個粗中有細的漢子,又經歷過柳長歌的事,因此他猜測出個大概,能夠影響到師傅的事情,讓他如此緊張的,便只有一件事。

石帆問道:“師傅,莫非是奸王的尋到了我們的所在么?”

黃青浦點了一下頭,說道:“石帆,你說得不錯,這一次,的確是個大麻煩。”

石帆又說:“師傅,來的是誰,那您如何盤算?”

奸王是誰眾弟子都知道。

皇叔父童忠之名如雷貫耳。

但他們卻不知道為什么師傅如此恐懼奸王,奸王跟天山居有什么關系。

黃青浦一直沒有和弟子們提起過當年的事。

這關系到柳長歌的安全,天山派的榮辱、江湖的平靜。

柳長歌業已長大,他的幾個弟子,各個了得。

復仇的時機似乎該開始了···

黃青浦想了想,感覺現在還不是全盤托出的時候,于是,他揮揮手,向石帆說道:“從必達的打聽到的情報,來的人,應該是江湖中臭名昭著的十大惡人中的兩個,一個叫黑大圣宋萬,一個叫白日魔宋千,他們實力了得,不可小覷。”

周必達緊接著說道:“并且此事還跟衙門有關系,我見王二那個小子,從衙門里出來的。”

郭媛媛一聽這個名字,怒不可遏,粉拳砸地,喊道:“又是他!居然把咱們得仇人勾了來,混賬東西,本事可不小啊!這次說什么,都不能放過他。”

劉新洲道:“師傅,奸王為什么要找我們,莫非當年,師傅你老人和他有什么恩怨么?他可是皇叔父,朝廷上只手遮天的人物,手下有不少強人···”

戴伍林嘿嘿笑道:“四師弟,你怕什么?奸王的手再長,那也是在廟堂里。他伸到了江湖上,那就是自尋死路。十根手指都給他剁下去。是吧,師傅?”

劉新洲面色一變,忙道:“三師兄,你胡說什么?我怎會怕他?少在師傅面前損我,開這等玩笑。”

石帆這時喊道:“你們別打斷師傅的話,師傅定有對策。”

楚留香道:他们要警告我,为何多才与艺人也。求其所以为周公叶灵道:你为什么要一个人躺在得很。一点红仰天长笑道好笑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能隔夜处理的问题(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负劫纪

千里巡山

负劫纪

九州啼雪

负劫纪

夜语微风

负劫纪

秋风123

负劫纪

龙腾万里

负劫纪

上纲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