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荣由间道驰援,先贼,又望望店外的人群

黛藍兒一時驚呆了:我竟然讓她笑了!

黛藍兒轉過身來,向斯嘉萊豎起了大拇指。

柯蘿琳站了起來,離開自己的座位,低著頭向前走著,然后張開雙臂,以橄欖球運動員那樣的速度和準確度,把自己全身的重量都投到了黛藍兒的身上。

“哇!” 猛烈的撞擊,使黛藍兒搖搖晃晃地倒在了桌子上。

柯蘿琳上來就像小狗一樣用小爪子抓住她,用鼻子蹭著她。開始她很震驚,很快就意識到:這不是什么進攻,而是一個擁抱。

“哦,天哪。” 她笑了起來。“這是為了哪樁?”

“小草莓,放開,請放手。”斯嘉萊從廚房那邊溫和地說。

“不用,沒事兒!” 黛藍兒雙臂摟著柯蘿琳,緊緊地又擁了她一下。“我在想,你也許不喜歡我呢!”

“她當然喜歡你。”斯嘉萊皺了皺眉,柯蘿琳收緊了她的雙臂。

“記住,親愛的,雙手溫柔一點。”

“真的很好,”黛藍兒說。

可斯嘉萊已經急急忙忙過來催她了。

“好了好了,現在,夠了。讓黛藍兒回去工作吧。” 斯嘉萊的聲音里有了一絲不安。

黛藍兒一直感覺到,僅僅是笑一笑,可能對改善局面沒有太大的幫助,可她不知道怎么做更好。

幾個星期以來,柯蘿琳一直在避免著,和黛藍兒的任何身體接觸。而現在,柯蘿琳幾乎要舔她了。

斯嘉萊在柯蘿琳的背后,有些大驚小怪地說著。“我是認真的,柯蘿琳,現在走開。” 她說話很堅定,好像女兒手里拿著一把上了膛的手槍。 我們把你包圍了。走。走開。現。現在。

可柯蘿琳還是在堅持著,她瘦小的胳膊,像個老虎鉗子一樣鎖住了。

斯嘉萊抓住柯蘿琳的手,想把她們分開時,黛藍兒畏縮了一下。

“我說,夠了!”斯嘉萊大喊著,并使勁拉開。

突然之間,事情變得不再好笑了。

斯嘉萊有些大發雷霆,形勢頓時變得很尷尬。她想要強行拽走柯蘿琳,而柯蘿琳卻不肯撒手,結果她們就像三頭跳舞的大象一樣,笨拙地四處亂竄著。

柯蘿琳雙手抓得變得有點不舒服了。“噢,”黛藍兒說著,好像呼吸是從肺里擠出來似的。她的頭開始游動。她們再次陷入困境之中,又搖搖晃晃地撞到桌子上。

“柯蘿琳! 下來!”斯嘉萊又使勁拉了一把,她們都摔倒了。巨大的力量把她們分開了,柯蘿琳向后飛了出去,坐了一個屁股蹲兒。

“好了,”黛藍兒氣喘吁吁地說。“完事了。”

但還等她說完,柯蘿琳就舉起了拳頭,對著她的太陽穴,發出了一個響亮而兇猛的喊叫聲,讓兩個人之間的空氣似乎在振動。

柯蘿琳的臉漲紅了,指關節也變白了。她爬了起來,跑了。

斯嘉萊急忙追著她。

黛藍兒盯著吃了一半的午餐,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她不知道,她們倆會不會回來接著吃,但浪費了也不大好。她輕輕地把魚從烤架上拿了下來,把整條魚整齊地剝落成一片,然后把它放在盤子里,蓋上保鮮膜。接著又把芒果莎拉醬和調味瓶的蓋子蓋好。

接下來,她把所有的表面都擦干凈,收拾好柯蘿琳的“商店”,把

“吼,吼……”

隨著一道道獸吼聲的響起,野豬終于被追趕到了那頭匍匐著的“劍齒虎”的攻擊范圍,只見它先是一點點的躬起了身子,等到野豬經過它身旁的剎那,突然從地上躍了起來,精準的咬在了對方的脖子上。

整個動作行云流水,沒有一丁點的拖拉,野豬甚至連“哼哼”都沒來得及“哼哼”一聲,就被直接的干倒了。

后面的“劍齒虎”大軍瞬息而至,只用了不到片刻的時間就把那頭“豐滿”的野豬變成了一具森森的白骨。

弱肉強食的自然法則......

”“怕什么?”“怕老盖仙向我也着实炼得不错,但敌人实在太

反正也有很多火柴。

陳默好奇的拿出一根試了一下。

“亮。”

火柴:“……”

火柴沒有反應。

捏緊火柴。

“亮啊!”

火柴:“……”

火柴還是沒有絲毫反應。

“你TMD給我亮!”

火柴:“……”

火柴根本鳥都不鳥陳默。

“叔叔,不是這樣用的哦!你看這樣。”

看著一旁和火柴“眼瞪眼”的陳默,小女孩好心的接過火柴。

作為商家,有義務教會顧客使用產品。

然后火柴亮了。

捏在手上的火柴被點燃,在風中燃燒。

“奶奶!”小女孩呢喃了一聲。

轟。

火焰燃燒的更加劇烈,光明更加耀眼。

他很快被光明包裹。

在光中陳默仿佛看到了一個慈祥的老人對著他微笑。

“這次任務是幫助賣軍火的小女孩找到媽媽。大家有什么想法可以提出來。”

熟悉的地方,熟悉的開頭。

陳默閉著眼睛都知道來到那里了。

夢璃的幸災樂禍也姍姍來遲。“恭喜夢境領主大人更近一步,當前剩余次數7/10。再接再厲哦。”

嗯,很好很強大。

吸取了前兩次“教訓”,陳默買到了火柴。

可惜還是太年輕了。

心中拿下筆記本,寫下一行字。

小女孩不能親自點亮火柴。

這是第一個轉折點。

第一次沒有物理死亡。

這次,陳默決定跑出去看一下這個地圖上有沒有隱藏條件。

玩過游戲的人都知道,在某些角落里指不定就藏著過關的秘籍。

“北風飄飄,雪花渺渺。”

陳默忙活了四個小時,各種地方都找了一個遍,就差沖進別人家里找了。

他很負責任,很確定的說。大街上的各個角落里幾乎找不到任何東西,連一塊錢都沒有,只有幾個酗酒的大漢躺在那里。

按理說,這個時代的巷子深處應該會有一些屎味或者某些做著進進出出事情的人。總之不可能這么干凈整潔。

不知不覺晚上12點的鐘聲敲響。

陳默已經度過五個小時了。正在一家旅店進行調查的他突然發現,一剎那間世界全變了。

月光變成血紅色,房屋變得破敗腐朽。

“wo……”

被一種聽不懂的聲調吸引注意力。看向左邊的墻壁。

“大半夜還有人喜歡k歌?”

陳默疑惑。

正在他決定去“勸說”一下的時候。突然住在陳默隔壁右邊的“客人”破墻而入,進入到陳默房間中,雙手準備襲擊他。

此刻陳默正在看著左墻。

聽到后面風聲速來,不知情況的陳默第一反應,伸出左手向后揮打,然后左轉回身。

即使這很不符合人體力學,也很不正常。但這已經是陳默能想到的第一反應了。

至于驢打滾這種操作,在不知道背后的情況下使用,絕對會“死的很慘”。

拳頭打到了“客人”身上,同時左肩上留出幾條血跡。

反轉過身,順手拿出側翼的椅子拍在“客人”頭上。

力量之大,甚至拍碎了椅子。

不管是人是鬼,只要對他有敵意的,他絕對不會心慈手軟。

如果不是條件有限,他已經掏出槍械鎖頭了。

好在,這些變成怪物的東西還有人的抗性。很容易就敲暈。陳默也懶得繼續折騰了。

作為一個合格的職業者,不會敲悶棍的夢師不是好夢師。

夢師入門的第一堂課,學校老師教的就是悶棍。

在能量無法致夢的情況下,只能用物理致暈。

即使現在的測試中無法使用能量,但作為基礎課程,陳默可是熟練于心。

這時候,才有時間看清怪物長什么樣。

已經沒有人的臉了,變得像一只大鳥一樣,臉上長毛,同時還有一個鋒利的鳥喙。

身上的手肘已經彎曲,手掌變得慘敗,指甲上附著點點腥綠。

“有毒”

和很多動漫一樣,不看不知道,看了才有感覺。

薛定諤的毒。

沒有看到自身問題的時候,能活好幾季,一旦有人告訴他。

你中毒了/你的××××被拿走了。

馬上光速暴斃,半分鐘都活不下去。

陳默也是這樣,剛剛還有時間分析一下這個“鳥人”。現在已經感覺毒素蔓延。手掌上已經慘綠,使不出力量。

轟!

轟!

外界突然出現一聲聲巨響,聲音很像某種爆炸聲。

至于是哪一種。

陳默推測不出來,但作為余下的一點點“生命”,存檔玩家的最后一絲“好奇心”。

陳默還是決定出去看看。

一刻鐘之后,毒素已經蔓延到手臂上。左手的一半失去了作用。

失去了痛覺和操作能力。只能用左臂甩著攻擊敵人。

一路上碰見了一個“鳥人”,很容易饒了過去。現在他決定能不打最好不打。

“鳥人

卯(兔)時是五點到七點,以六點為正點。這么早就讓楊晨東去開會,顯然是不想讓新郎官睡上一個好覺嘛,有意為難的舉動實在是太過明顯了一些。

對此,楊晨東只是回以一記冷哼,隨后就不在搭理,好似未聞此消息一般。

處理完了正事之后,虎芒識相的告退了出去,今天可是少爺的大好日子,他要躲得遠遠的才算是識趣。

沒有人在煩自己了,楊晨東這就正了正衣襟,向著內院胡嫣的院子里走去,今天晚上,他將與其行周公之禮,想......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古道灵差

风十里

古道灵差

九茗

古道灵差

不信天上掉馅饼

古道灵差

桐棠

古道灵差

三十二变

古道灵差

苏沐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