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误会?》。

史秋山眼珠转了转,叹了口气道:我就知道你找我不会有什么好雨势不停,霎时间便将这六个少女身上的轻纱,淋得湿透

“哎...终究还是没说出口啊。”收起了龟纹甲,季辽长叹了一声。

不知什么时候玄甜对他产生了情愫,季辽若是当时发觉或可避免今日他与玄甜的局面。

这玄甜任性也罢,刁蛮也好,偶尔的使些性子,但都恰到好处,寻访姬月。李赫正要走进姬尚府大门,突然被门口的侍卫拦住:“且慢,李公子不得入内。”

李赫很意外:“大哥,我是李赫,以前常来的,今天我来拜访姬月姑娘。”

侍卫:“我家小姐说了,别人都可以进府,就是李公子你不能。”

“你隱藏保護竹屋里面的人,我到外面去看看。”周安向鬼靈說道。

“知道了主人。”鬼靈飛到竹屋的屋頂上,坐在上面嗑起了瓜子,一雙眼睛滴溜溜亂轉看向四方。

周安走出了小院,向著外面走去,只見有許多的天狼幫的人在和千山幫的弟子在打斗。

怎么有這么多的天狼幫的人,難道天狼幫把外面千山幫的營地給攻破了,打到了千山幫里面。

如果真是這樣那可就糟了。

周安并沒有回小院,有鬼靈朵朵保護他們安全無憂,而周安拿起寒龍劍殺起天狼幫的人。

一劍一殺,十劍十殺,遇到天狼幫之人皆殺!!

在周安瘋狂瘋狂的殺戮下,一個個天狼幫的弟子死在他的劍下,因為周安殺的太狠了,引來了很多天狼幫的高手,先是天狼幫的凝血中級武者來,被周安反殺,再是天狼幫凝血高級武者來,被周安反殺,最后甚至引起了天狼幫凝血極限武者的注意,前來擊殺周安,仍然被周安反殺。

一直周安殺了三波凝血極限武者后,就再也沒有天狼幫的人來找周安麻煩了,即使周安向那些天狼幫的弟子殺去,他們也見到周安扭頭就走。

隨后周安見到的天狼幫的人越來越少,很明顯這些天狼幫的人都躲著他。

見此殺不了多少人了,周安就向千山幫的山頂而去,周安想到了,現在天狼幫的弟子沖進來是來干什么的,肯定是來搶的啊,那么千山幫什么地方的寶物最多,當然就是千山幫的內庫啊,而內庫就在千山幫的千山堂的旁邊,而千山堂就在山頂的不遠處。

就在向山頂而去的時候,周安看到了一個女的鬼鬼祟祟的走進一間護法的房屋。

周安一眼認出了這個女的,在周安進入千山幫闖三關的時候,所遇到那個隱藏實力的少女,在少女進入千山幫后就成為了外門弟子,周安沒有與她接觸過,現在看到她這個鬼鬼祟祟的樣子,周安有些懷疑。

畢竟少女可是隱藏實力進來千山幫的,如果不是少女有什么目地,怎么會隱藏實力,畢竟進入千山幫都想把自己所有的實力展示出來,來引來更多的注意,獲得更多的資源。

既然懷疑少女,那么周安就有了一絲的好奇,好奇少女去干什么,隨即向著少女的方向而去。

周安輕踏到護法房屋的房頂處,掀開上面折瓦片,向房屋內看去。

只見里面有三個人。

第一個人自然就是周安認識的少女,現在她穿著黑色的緊身服,把她苗條的身體勾勒出來,她正清冷的坐在一個椅子上不言不語。

第二個人戴著一個妖鬼的面具,穿著寬大的大藍衣,把身形遮在里面,看不出具體的樣子,不過望其臉型是個男人,看不出具體的年齡。

第三個人是個侏儒,臉上帶著陰鷙之色,一雙手是青色的雙手交叉抱在胸口。

當周安看到侏儒的時候,一愣,侏儒可不多見,難道這個侏儒就是幫秦洲打殺傾舞和劉子楓的侏儒,他和這個少女怎么會聚在一起,隨即周安看向里面。

“凌思雪你潛入到千山幫這段時間內,給我們帶來了很多的重要信息,甚至為我們爭取了很多的機會,等回去之后,我給你表功,并這次在千山幫奪得的東西你歸四成。”鬼面尊者說道。

“多謝鬼面尊者。”凌思雪清冷的說道:“接下來我們的任務是什么。”

“接下來我們去技閣,我們要進入里面奪取一部功法,這本功法對我們有大用,必須得到。”鬼面尊者說道。

“技閣畢竟是千山幫的重地,恐怕有天狼幫的的通脈武者去,到時我們可能會遇到。”侏儒說道。

“不礙的,到時通脈武者由我來對付,尋找功法的事情就交給你們兩人了。”鬼面尊者說道。

“那本功法叫什么。”侏儒問道。

“六陽訣。”鬼面尊他向管家請的這三個高手就這樣完了,也太扯犢子了吧,現在周安看向他,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周安一步一步的向著他走來。

周安每走一步,都嚇的長孫青樂一哆嗦,他可還記得周安先前扇的兩巴掌,現在他臉上還沒有好。

來到了長孫青樂的身前,周安說道:“上次放你一馬,這次你又來,真是狗改不了吃屎,看來不給你加深一下印象,你還會再找我麻煩的。”

“你想要對我做什么?”長孫青樂驚恐的說道。

“當然給你一個難忘的教訓啊!”周安留下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說道。

說完后周安使用天賦神通,欲。

他的身體散發出了粉紅色的氣息,把長孫青樂籠罩在內。

長孫青樂雖然不明白這粉色的是什么,但是也明白不是好東西,驚恐的問道:“這是什么,不要靠近我。”

剛叫完這一聲,長孫青樂就渾身燥熱不止,然后臉頰通紅,好似跟一個大紅蘋果似的,最后他的身體不停的扭動,開始撕扯起了身上的衣服,一點點的把衣服撕爛,直至最后全裸,全裸了之后開始在身上亂摸,并呻吟的叫了起來。

長孫青樂的這種情景吸引了很多的路人,都看了過來,當看到長孫青樂這個樣子的時候,頓時嘩然了,還有人在大街上做出這種事情,簡直把大元朝的風氣給帶壞了,敗壞大元朝的門風。

有人馬上就報官了。

官府的人很快就來到了,把長孫青樂給押走了。

當把長孫青樂押走后,周圍的人群也漸漸的散去了,不過仍然議論著長孫青樂當眾自摸的景象。

而這時周安和三女已經離開了,留下被點住穴的三個人。

“年貨已經置辦的差不多了,我們去逛廟會吧,聽說在歸元城的城南正在舉行廟會。”錢思煙說道。

“大哥哥,什么是廟會啊。”囡囡好奇的問道。

“在大元朝開朝立初,太祖皇帝為群姓立社,稱為太社,自為立社,稱為王社。諸侯為百姓立社,稱為國社,自為立社,稱為侯社。百姓二十五家為里,里各立社,稱為民社或里社。而社神是土地神,為民社的精神支柱,民眾向社神祈求風調雨順,就要進行社祭,所謂的社祭就是現在的廟會。”周安按著史書上的記載說道。

“原來廟會是這樣噠,我要去廟會,我要去看看。”囡囡興奮的說道。

顏惜筠在旁邊聽的暈暈乎乎的,她一點也沒有聽懂,反而比她小很多的囡囡卻聽懂了,她可是知道囡囡才讀書幾個月的時間,就能懂得這么多,這讓她對囡囡有些刮目相看。

周安和三女向著城南的廟會走去。

歸元城的城南由五條街組成,在這里的人員很雜,下至平民百姓,上至達官顯貴,都住在這里,并不是混居,而是這里的店鋪都是達官顯貴開的,而店鋪雇傭的人都是那些平民百姓。

所以城南這五條街又稱為商業街,只要是來歸元城做生意的,都會來到城南,把手中的貨賣掉,或者進一些本地的特產。

這么的繁榮,所以在這里舉行廟會。

周安和三女來到了鎣華街,也是城南的第三條街,之所以來這條街,是因為這條街最為熱鬧,也是城南廟會的中心。

一進入到街里面,周安和三女就看到了六個人帶著面具在跳舞,跳的舞蹈很是詭異,好似是古老的先人在祭祀天地!

“哇!這里好好玩啊,看那邊還有人在踩著長長的木棍在走,我也要走走試試。”囡囡看到兩個人踩著高蹺,穿著戲服的人說道。

看到囡囡這么高興,周安買了兩個木棍,讓囡囡踩著高蹺玩了起來,還別說個不高的囡囡,踩上高蹺后,立刻比周安高了很多。

然后周安又買了兩個拔浪鼓給了囡囡,囡囡每走一下,都搖一下拔浪鼓,可愛極了。

慰之,始勉进一溢米。须白了!”老人淡淡道:“他不停地在问看自己:我胜了吗疼的姑娘,为什么先走了?陆小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误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远蛊

殆火

远蛊

云巅

远蛊

暮雨辰

远蛊

漫我要热

远蛊

Engelchen

远蛊

小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