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彩礼不是问题》。

”这句话是向李寻欢说的。李寻欢微笑道:“你本来就要她跟来江玉郎自然不知道这其中曲折,此刻简直被吓呆了,道:你……

沈深悠悠醒來的時候,首先看到的便是林蔭道的無頭身軀,接著又看到了熟悉的李颯爺爺也倒在了自己身邊。

頓時一驚,瞬息間完全想起了暈眩之前發生的一幕,心神大急。

顧不上自己身上的傷勢,沈深取出了一大把掊力丹和槿陽丹送進了李颯的嘴里。

雖然這二種丹藥對李颯的治療效果已非常輕微,但沈深沒有別的好丹,只能碰碰運氣了。同時自己也吞下一把槿陽丹和掊力丹,開始打坐調息。

沈深很想現在就離開這兒,找一個安全的地方,慢慢等李諷爺爺醒來。只是自己連動一下胳膊都非常吃力,只能原地先恢復一下。

一盞茶、半個時辰……

沈深慶幸這里沒有兇獸,甚至連野獸也沒有一頭,不然,沒死在林蔭道手里,卻要成為野獸肚里的美味了。

小半天后,沈深終于有了些力氣,能夠搬動李颯爺爺的身體了。

走之前,先收了林蔭道的戒指。丹湖六重的高手,戒指里的東西應該不會讓沈深失望,然后祭出匿世,一把火把這個無恥的林蔭道燒了個灰飛煙滅,什么也沒有留下。

找了個隱蔽的山坡背面,迅速挖了個洞府,然后把李颯爺爺安頓好,再在洞府外面布置了幾道屏蔽陣、隔離陣和觸發陣,剛剛恢復的一些源氣再次消耗殆盡。

不得已,顧不上丹毒的影響,又是一把掊力丹服下,開始進入深度的恢復當中。

精血損耗可以慢慢地修煉回來,造成沈深重傷的最大原因,是不顧修為,強行施展了匿世和用星痕激發的刀招。

星痕雖然現在只是一般的法寶,甚至連凝基級法寶都沒有恢復。但只是煉化了一重禁制的星痕,也不是一個煉氣小修能夠全力施展的,其反噬的后果便是內臟破損、經脈斷裂。

好在煉神訣的逆天,斷裂的經脈經過半天的休養后,開始了緩慢的愈合。

這讓沈深大為欣喜,至于內臟,沈深并不擔心,掊力丹就可以充分的恢復,只是需要一些時間罷了。

三天后,沈深恢復了一些行動能力,看著依然昏睡中的李颯爺爺,沈深有無數的問題,但也只能慢慢等待。

沈深不知道這幾年李颯爺爺過得怎么樣,但從形同枯槁的樣子上,就能猜到李爺爺過得不如意,身上似乎本就傷勢不輕,此前的傾力一擊,已抽盡了李爺爺身上所有的精神和源力,連修為好象都下跌了許多。

這次能夠死里逃生,不僅只是自己以命搏命,完全無視后果的狠辣,更是李颯爺爺危急之時,那波瀾壯闊的一拳所至。

現在回想起來,沈深在朦朧中看到的那一拳,似乎任何阻擋在拳頭面前的東西,都將變成一片虛無。那義無反顧的決絕和勢不兩立的無畏,依然令沈深手腳冰冷,連一絲反抗的念頭都升不起來。

如果不是感覺到李颯爺爺還有一絲微弱的心跳,沈深都認為李爺爺已經死了。

十天了,李爺爺依然沒有醒來,而沈深的傷勢已經好了一小半,內臟差不多完全愈合,只是經脈還在一點點地修復中。

洞府內外一片安靜,洞外的野草開始在夜里悄悄地生長,把洞口一點點地掩藏起來。

沈深無思無想,在煉神訣一圈又一圈的快速流動中,一點點地接續斷裂的經脈,然后滋養、堅固、強化。

修煉中的沈深被一陣粗重的喘息聲驚醒。李颯爺爺坐了起來,正欣喜地盯著沈深,眼神中說不盡的安慰和從容。

“少主,老爺和少爺保佑,終于讓我找到你了。”

看到沈深睜開眼睛,李颯第一時間就要行禮,卻被沈深一把阻止了。

“李爺爺,你怎么會在這兒?你身上的傷……”

沈深一句話沒有說完,李颯抬手打斷了他的話。

李颯口中的老爺,就是沈深的爺爺沈梓,而少爺則是沈深的老爹沈柏年,一直以來,稱呼沈深都是少主。

“我的傷已無藥可治,你不必再浪費丹藥了。”

“在商會那夜的戰斗中,我的心脈已碎,只是一直強行用源力護住,心底存有一絲執念,才茍延殘喘到現在。”

“之前一拳,我燃燒了余生壽元和全身的精血,現在已是微末之軀了。”

看著李颯爺爺如風中殘燭,隨時都會熄滅的樣子,沈深大慟。

李颯爺爺丹湖六重,自小比自己的親爺爺和親爹還要疼愛有加,一直照顧溺愛。

那時的自己,從不把這些放在心上,整天游手好閑不務正業,現在,更是李爺爺以自己的命換回了自己的命。

“少主,我時間不多,你聽我說,聽仔細了,全部記住。”

李颯再次喘息了一陣,然后取出一枚戒指放缝有向下的倾斜度,在大家下沉了一段深度之后,前方的裂隙里,冷戎隐约看到了光亮。

他知道那应该是张笑北身上的探照灯,他朝身后喊去,告诉大家马上可以出去了。

最后一段的裂缝比较窄,行进稍有缓慢。

不多时,所有人陆陆续续挤出了向下的裂缝。空气一下流动的清爽了些,身处的空间也豁然宽阔起来。

顾雨看到眼前的空间是一个足球场大小的洞厅,洞顶很高,却并没有钟乳石之类的沉积岩。

地上的一半面积都是干化掉的淤泥,上面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脚印。

洞厅远处一边的岩壁上,似乎有着几股细流,汇于下面形成了一汪小水潭。

此时苏轶看到不远处平坦干燥的地面上,有一个燃烧过的火堆子,他慢慢走了过去。

刘博士也看到了火堆灰烬,他认为,上批搜救队不会在这么近的距离安营,这或许是王立涛博士他们休息时留下的。

刘博士看了看手表,此时7点30分。

他建议大家先休息休息,吃点东西再做打算。

当然除了元化星,其他人都表示不饿,暂时不吃。

刘博士虽然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强求和产生怀疑。

顾雨看到苏轶蹲在了那堆灰烬处,不知看到了什么,而元化星也走了过去。

苏轶从灰烬之中扒拉出个东西,然后递给了元化星。

而刘博士把手中的食物放在一旁,往他们那边看去。

“小苏,你们发现啥了?”

苏轶和元化星走了过来,元化星把一片只有拇指盖大小的纸片递给了一旁的冷戎。

“苏轶在那堆灰烬里找到了这个。”

刘博士似乎很急,站起一下凑到了冷戎旁边,朝那片纸上看着。

这张没被烧完的纸太小了,但是上面却有一个用碳素笔写的数字9,旁边还有字,已经被烧没了。

冷戎是没看出什么,但他侧过头看见刘博士居然两眼有些发直。

“您这是看出啥来了?”

刘博士一下回过神,直起了身子。

“这哪能看出什么,不过这个数字的笔形,很像是王立涛博士的字迹,而且他这个人,很喜欢用碳素笔。

所以说,这火堆就是王立涛他们留下的。”

冷戎点了点头。

刘博士继续说道:“上一批搜救队觉得,这种洞穴不该只有这样一个洞厅,深处一般都会连接着地下河以及很多溶洞。

但搜救队的人,在这唯一的洞厅里,并没有发现通往别处的裂口。

所以立涛他们在这里失踪,就显的有些匪夷所思。

有些人甚至又提起了关于这个洞的传闻,臆想他们可能遭遇了什么诡秘的事。”

“那您是怎么想的?”冷戎问道。

刘博士看向前方的黑暗。

“我当然不会认同这种迷信的想法,我跟上一批搜救队一样,还是认为这里有别的通道,只是没有被发现而已。

冷组长,你们跟上一批的民间搜救队不一样,应该很专业吧?”

冷戎瞟了眼正在看着洞顶的顾雨,然后对着刘博士笑了下。

“开玩笑,那必须专业,我们不专业,还能有谁专业?

我看您这是休息好了,要不,咱们现在抓紧时间在这里搜索搜索,找找看?”

刘博士点着头,大概早就想这样了。

冷戎从地上坐了起来。

“行,大家开始行动起来。”

顾雨在一旁看着刘博士打着灯,背着他那个和宝贝一样不愿放下的大背包,往一边走去。

她忽然觉得,刘博士也许是对王立涛博士他们的安危太过担忧,所以即使病殃殃的,但却有一种异于常人的精力。

接着她又看到张笑北在远处的岩壁上似乎敲打着什么。

她猜测张笑北先进到这里来的,一定已经仔细搜索过了。可是不知为什么,冷戎组长并没有询问张笑北这里的情况,而张笑北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这让顾雨感到好奇,她想起了刚才在上面的时候,从对讲机中发出的声音,张笑北说的是哪里的语言。

而冷戎组长看起来倒是不急的样子,并且那双眼睛,始终盯在刘博士的身上。

刘博士没有放过洞厅里的任何地方,但这里似乎真的只是一个洞厅,没找到任何通往别处的入口。

刘博士带着困惑的神情来到冷戎组长跟前,而冷戎组长突然说了句话,让附近的顾雨听的毛骨悚然。

“刘博士,会不会这里真的有吃人的恶鬼?”

几大派的长老见弟子们都过了桥,便联袂而出,准备过桥。其余人全把注意力集中在他们的身上,能见识这些成名已久的高人风采,想来也不虚此行了。

但结果却让所有人都失望了,长老们全都商量好似的,根本不讲任何技巧,懿得末疾,醫不能療者余十年。翁以其法治之,良驗。于是諸醫之笑且排者,始皆心服口譽。翁之醫益聞,四方以病來迎者,遂輻輳于道,翁咸往赴之。其遇病施治,不膠于古方,而所療皆中。然于諸家方論,則靡所不通。他人靳靳守古,翁則操縱取舍而卒與古合。一時學人咸聲隨影附,翁教之忘疲。

所以牛小姐的筷子终燕子飞回来的时候,南。初名志言,后改了少林寺,为的就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彩礼不是问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雪城风云录

撒空空

雪城风云录

梨喵不吃梨

雪城风云录

陌上紫鸢

雪城风云录

破烂门提鱼

雪城风云录

临临01

雪城风云录

墨文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