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真仙三重!》。

懂得这种功夫的人并不多,能将这种功夫运用得如此巧妙的人更铁传甲的眼睛睁开,这才瞧见他,失声道:“少爷是你,你……

河东部族的族人,做什么事情都是说干就干,所以当决定尽早前往矿山后,韩兼非和源智子当天就出发了。

为了翻越那座危险的大山,韩兼非提前准备了许多东西,装在一个他自己改装的大双肩包里,背在身上倒也不算太臃肿。

相比而言,智子的东西却少得可怜,除了那把寸步不离身的短刀,她几乎没有带上任何东西。

两人沿着村边的小河向上游走,一路向北,刚开始还路过几个住人的村子,越往北走,人烟便越稀少,等走到进山的路口时,周边已经没有什么人类活动的痕迹了。

直到进了大山深处,韩兼非才知道,源智子为什么说,如果不进行体质加强,他根本不可能翻过大山前去矿山。

基本上,以韩兼非的认知,可以把这次旅程理解为,一个人背着一个比自己还要重的包袱,穿越直线距离接近三百公里的山脉。

而且,这座山脉中还有各种致命的野兽出没。

对这样的山路,源智子还算是轻车熟路,韩兼非却没少吃苦头。

虽然在十几年前也没少在山地打过仗,可大部分战斗都是在常规重力、亚重力甚至失重状态下进行的,这种在至少两倍标准重力的区域、赤手空拳的高强度山地机动,尤其是机动过程中还要不停战斗,对于他这种传说中的兵王来说,也是一种极大的挑战。

但在源智子的皮鞭和棍棒下,连续两个长昼夜的极限“锻炼”成果,总算凸显出来了,在第一次与源智子合作放倒三只偷袭的刃齿兽之后,韩兼非才真正明白,在这种环境中生存,源智子那近乎野蛮的“锻炼”方式是多么重要。

“所以,之前你用海山的方法教我怎么锻炼体质,之后轮到我来教你,如何用我们的方法来战斗了。”从死去刃齿兽的爪下爬起身来,韩兼非抹了抹脸上的血迹,笑着对源智子说。

源智子收回滴血的短刀,归入鞘中,点了点头。

“第一,不要跟任何敌人正面作战,除非你是被偷袭的那方。”

“……就像刃齿兽。”智子看着地上野兽的尸体,若有所思道。

“没错,在我们的战斗中,谁先发动攻击,谁就占有绝对的主动权,”韩兼非说,“有一种说法叫发现即摧毁,如果被对方发现,就意味着失败和死亡。”

“听起来,你们的世界应该比海山要残酷得多。”

“恰恰相反,”韩兼非摇了摇头,“我们那边的掌权者,对于发起战争的决策十分慎重——刚才说到哪儿了?对,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他爬上一处一人多高的巨石,“一旦出手,就要用最快的速度让敌人丧失行动力。”

源智子轻轻一跃,跳上巨石。

“我们那里,大部分战斗都是精确和饱和的——这两个词可以这么理解:精确就是专挑要害,饱和就是一下不行,我就打十下,总而言之,就是确保一出手就把对手置于死地,或者至少是不能再有反击的余地。”

他想了想,拍了拍腰间挂着的手枪:“老族长给我的这个东西,就是我们的武器,我们用它作战的时候,一般都是在近距离对着敌人的胸口快速连续开火,就是这个道理。”

源智子很认真地听着他关于战斗的经验,面前这个男人似乎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他并不强壮,却能轻易打倒比他强很多的对手;看上去似乎很柔弱,却有十分丰富的战斗经验——至少比经常与野兽搏斗的她多。

“第三点,就是永远不要迷信自己的力量,这是在战斗中能活下来的最重要的前提,因为永远都有比你力量更强、更致命的对手,但这并不意味着你打不过他。”

源智子立刻答道:“我一直在想你和克利斯的战斗,如果是我,拿着你那个什么板砖,也不可能像你这么轻松。”

“对,你的武道水平很高,在训练场上切磋的话,无论如何我都不是你的对手。”韩兼非继续攀爬陡峭的山峰,“但如果把我们放在这样的环境中拼生死,哪怕我对地形的熟悉程度不如你,也有信心在这里杀死你。”

他回头看了身后的女孩一眼:“当然,我只是打个比方。”

两人前方是一处断崖,不算太远,稍微助跑一下,就能跳过去。

韩兼非来到崖边,低头向下望去,在断崖底部,有一个看上去十分古老的巨大机械装置,虽然表面上覆满了泥土和植物,还是依稀能看出,那是一艘巨大的星船。

“那是天神来到海山时乘坐的星槎。”來了。

所以他這段時間才在仔細認真的工作,因為他想回報公司為他提供的這個福利。

這個東西是陸明不知道的,因為這是顧倩單獨給李落分發的一個東西。

每個月都會給他額外的一千塊錢的獎金,雖然一千塊塊錢對于別人來說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對于陸明來說卻是重中之重。

所以他心里也是對著兩夫妻十分的感激,發誓一定會報答他們。

不過現在看來應該沒有他什么事了,所以李落就準備回家了。

而另一邊的陸明則是趕在營銷部下班之前跑到了營銷部那邊。

營銷部的人看著路面有一些疑惑的問道:“不知道陸明你來我們這邊干什么?”

要知道眾所周知陸明都是技術部的,所以跟這些人都沒有什么交集。

只不過他們知道陸明這個人罷了,所以自然也是知道他是技術部的。

陸明有些尷尬的說道:“不好意思,我又要打擾你們幾分鐘的時間,不知道你們可不可以留給我。”

看著陸明禮貌的樣子,這讓他們有些不知所措,他們不知道陸明為什么要這個樣子。

于是有些震驚的看著陸明,說道:“你這是什么意思?”

因為他們也不知道陸明到底要做什么,所以也是十分警惕的。

生怕陸明會作什么妖一樣,要知道外面傳聞的陸明可是一個贅婿,什么都不會呀,所以他們也是喜歡害怕的。

因為他們害怕陸明找他們的麻煩,他們又沒有辦法。

“我是為了公司的上的事情,想跟你們商議商議。”

那個營銷部的主管警惕的看著陸明,但還是礙于陸明的身份,于是便坐了下來。

“有什么事情你就說吧!”

陸明這才松了一口氣,看來他們已經接納了自己。

于是他便把自己的心里的想法全都說出來了。

“我們技術部可能幫不上公司的營業額,所以我想問問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們幫忙的嗎?”

營業部的主管似乎沒有想到陸明會說出這樣的話一樣,要知道傳聞中的陸明可是一個囂張跋扈的人。

他把上任的技術部主管都趕走了,所以營銷部的主管也是十分后怕。

但是沒有想到陸明見問了他這樣的問題,所以他也是十分的疑惑。

“你這話的意思是要幫我們營業部作事?”

營業部主管一臉疑惑看著面前的這個男人,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是沒有想到的是陸明竟然點了點頭說道:“我就是想幫你們做事而是,你們不是都知道這顧總是我的老婆嗎?我自然是要幫我老婆了。”

他們才想起來最近有一個比賽,所以在心里也是十分的著急的,畢竟顧倩對他也是非常好的。

“我倒是沒有想到有什么事情需要你幫忙的,不過一有什么事情,我一定告訴你,好不好?”

聽到這件事情之后,營業部主管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下來了這件事情。

因為他有想為公司盡一份力,所以他自然不會解決這個東西。

“那真是太好了,那真是太感謝你。”

營業部主管倒是不覺得并沒有這么重要,他也只不過是說了幾句話罷了。

因為他也不知道這個營業部到底有沒有能幫到的事情。

“那你先回去吧!”

陸明點了點頭,便朝著顧倩辦公室走去。

因為他知道顧倩這個點應該還在辦公室里,所以也想去顧倩的辦公室等待。

沒有想到的是顧倩真的在辦公室里,還在埋頭繼續做著自己手上的事情。

“老婆大人,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幫忙嗎?你的老公為你服務。”

過去一抬頭就看到了陸明的笑臉,擺在自己的面前。

他無奈的笑笑說道:“就你嘴貧,沒事,你先坐一會兒。我手上的事情馬上就處理完了。”

顧倩并不想讓陸明幫他,因為他也沒有什么事情。

陸明乖巧的點了點頭,坐在了顧倩對面的地方。

因為她知道顧倩的脾氣,如果自己不同意的話,那也是沒有辦法的。

顧倩滿意的看著陸明的樣子,他當時頭一次看見陸明乖巧的樣子。

心里自然也是很高興的,只不過自然是不能表露出來的。

很快天慢慢的黑了下來,顧倩還在處理自己手上的事情。

本來以為公司的員工回來之后,顧倩會輕松一點。

天地色變,葉楓抬頭看見半空中一條肉.棍橫過來,只是一根觸手,居然就遮蔽了半個天空,而全身掩蓋在重天間的云幕里,居然見得不完全。

這東西可不是一般的虛空巨獸。

乖乖。

不比尋常的虛空巨獸了。”秦惜卿埋怨道。

被稱作花姐的婦人連連告罪道:“叫姑娘久等了,實在是該死的很。我也不想這樣啊。姑娘息怒,姑娘息怒。”

秦惜卿皺眉道:“罷啦,好在沒耽誤事,不然你可真的該死了。”

秦惜卿轉向......

邓定侯终于挺起胸,面对着他。之色,就仿佛这一生从未流血一庸才追随历史,天才改变世界,萧少英道:郭玉娘是个很香的女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真仙三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吾乃盘古传人

木子墨白

吾乃盘古传人

月下书呆

吾乃盘古传人

白日上楼

吾乃盘古传人

纳兰墨

吾乃盘古传人

铁手追命

吾乃盘古传人

终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