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诗歌》。

”立刻就有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响起。谷中很快又出现了另一张充楚留香想了想,击掌道:不错任老帮主始终不肯说出那件事,为

馮天涯敗于黃青浦之手,性命在頃刻之間。

長明道卻因考慮到暴露身份招致奸王的追蹤等一系列問題,在黃青浦的劍下救下了馮天涯,讓其離去,報告姜琦,將孩子交出來。

現下階段他只求可以找到柳長歌。

剪除奸邪乃作今后之事有所不遲。

不想,馮天涯信口雌黃,陰險狡詐,反將一軍,帶人要跟四人拼殺。

馮天涯出門之后,越想越不對勁,他怕交出孩子之后,引來長明道等人的報復,于是改變了主意,決心要斬草除根,不留后患。

但是這事他一個人主張不來,所以去找馬奎。

馬奎早有耳聞,心比馮天涯還要縝密,手段比其更毒辣。

姜琦所犯下的罪行,一多半都是出自馬奎之手。

他們一文一武,狼狽為奸,受了姜琦的默許。

暗中布置下了一切。

于是由馮天涯出面,調集多人,各個全副武裝,殺了一記回馬槍。

眾仆人將小院圍一個水泄不通。

刀斧手負責把門。

弓箭手立于高處。

亂箭之下,不怕四人活命。

長明道看破馮天涯伎倆,為時已晚。

四人身在包圍之中,刀槍林立,箭矢陰森,情形相當危急。

焦海鵬個人勇猛,是個無畏的漢子。

他發現情況不對,便揚起手里的鋼刀,對著馮天涯高聲大罵,并攛掇王彪放箭。

和平的形勢已不可扭轉。

陰險之徒耀武揚威。

獵豹子王彪怒從心頭起。

拉弓放箭。

百步穿楊的箭術又一次登場。

箭去無蹤。

高墻上一男仆應聲而倒。

接著三連射,三敵斃命。

王彪的箭瞬間成了索命鎖。

引得四方大亂。

馮天涯面容沉重,高聲大喝道:“爾等死到臨頭,還執迷不悟,給我殺!”

一聲令下,四周弓弩一起攢射。

四人各用兵器招架。

乒乒乓乓···

將射來的箭矢擊飛。

王彪在焦海鵬的掩護下,彎弓搭箭,眼手合一,沒有目標的放箭。

箭去無痕,毫不落空。

隨即射殺了多人。

不消一會兒

射空了箭囊內十余支倒鉤箭。

他手摸了一個空,旋即滾地而走,撿起地上的箭矢繼續反擊。

姜府弓箭手一個個跌落高墻。

轉眼之間損失嚴重。

馮天涯見狀,怒不可遏,一面飭令弓箭手不斷射擊,一邊安排刀斧手準備沖入小院,短兵相接。

長明道以右足微店,身子旋轉,做個圓形,舞劍成風,周身地上插滿了箭。

焦海鵬喘息大作,把刀舞的眼花繚亂,幾次遇到險情,卻是身體無礙,毫發無傷。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黃青浦一面掄劍御矢,一面往大屋頂攻來。

馮天涯又氣又急,此番調集的乃是姜府上的好手,共計上百位,能打的幾乎全召集過來了,結果不令人滿意。

他嚴重地低估了長明道等人能耐。

且看那個道人在蝗蟲過境一般的飛箭之下,旋轉周身,劍舞閃爍,身影飄逸,能耐非常。

流矢再多一倍,也不能傷他分毫。

還有那個白面的男子,進退自如,劍隨身動,體態輕盈,在亂箭下游刃有余。

馮天涯頗有些后悔信了馬奎的餿主意。

棄和平而要戰爭。

惹怒了幾個人。

以至于事到如今,再無轉圜余地。

眨眼間,黃青浦迎著飛箭來到屋下,腳下一點,拔地而起,用個“梯云縱”,手中巫山劍畫個外圈,攻向馮天涯。

敵人的飛箭隨著黃青浦而射,到了這里,忽然停下。

馮天涯看見半個人影,嚇了一跳,出劍抵御,用了一招“玉女穿針”,給黃青浦晃身避開。

他心膽俱裂,一觸就走,往屋脊奔逃。

房上數名男仆接過團戰。

黃青浦望著馮天涯的背影罵道:“卑鄙小人,言而無信,不配再活下去了。早知如此本該把你一劍劈成兩半。”言訖,劍下發狠。

當當當···

幾劍砍翻男仆。

眾仆人不過是府上當差的,按月拿錢,又不是軍中的士兵,毫無軍紀,不敢拼命。

何況平時姜府待他們并不如何,整日像狗一樣為老爺服務,辦得好了,賞得可憐,辦得不好,還要挨一頓板子。

他們怎肯賣命?

男仆們不敵黃青浦勇猛。

紛紛后撤。

這時馮天涯跳下房去,尾音傳來:“爾等想要孩子,絕無可能!為保全姜家名聲,你們休想走出大門。”

黃青浦哼了一聲,尚在屋脊,便已仰仗高超的輕功飛身而下,像一只雨燕穿梭。

“鼠輩自取滅亡,不交出孩子,就是你們的死期。”

他人在空中,看見馮天涯腳步落到屋后空地,正向一個小門奔去,再去追趕,免不了耽擱時間

于是射出手中飛劍。

馮天涯聞到風聲,扭身看見劍光,已然不及。

長劍穿胸,前頭進后頭出,飆出長血,巨大的慣性帶著馮天涯往出飛了好一段,頭鉆過門去,身子留在了門內。

黃青浦的飛劍之術,乃是多年以來,自己悟出的殺手锏,專對付逃跑的敵人,又快又準,無往不利,劍飛出去,不啻王彪射出去的箭,威力更大。

馮天涯登時斃命。

其他仆人一看武管家死了,嚇得面容蒼白,棄械而逃。

接著,黃青浦尋回長劍,從后邊小道迂回到門口,殺了把門的男仆,將門打開。

長明道三人從門內魚貫而出。

院中留下數十具尸體。

當屬王彪用箭殺得最多。

姜府上下,鑼鼓喧天,亂成一片,男仆們奔走相告。

“賊人殺了馮天涯啦!”

“快逃命啊,賊人正在府內大開殺戒!”

膽小之人望風而逃。

婢女們收拾細軟,尖叫著,慌不擇路地奔走。

長明道怕姜琦聞訊逃走,主張分頭行動。

于是四個人尋徑而走。

路上撞到不少持械的男仆。

遇到抵抗的,則格殺勿論。

轉身就逃的,則饒其性命。

不傷孩子和婦女。

這是江湖人的規矩。

危急關頭眾人才恍然明白。

偌大的一個姜府其實就是個假把式,外強中干。

府中除了馮天涯之外,再無一個能人。

剩下的人,最多和帶路的賈順相當。

三腳貓的功夫,憑什么擋天山門徒犀利的劍鋒?

四人在府內橫行。

如入無人之境!

焦海鵬發現了在花園里裝死的賈順,威脅他帶路去見姜琦。

賈順身強力壯,卻是個膽小如鼠之輩,一指西邊一處閣樓,說道:“老爺經常在三奶奶的房間里廝混,只是小人不敢斷言,此刻混亂局面,老爺到底還在不在。”

焦海鵬遙望了一眼,看小樓在高墻院內,飛閣流丹,勾心斗角,窗戶開著,若有人影晃動,便送了賈順一腳,直接把他踢暈過去,邁開大步向小樓跑去。

姜府的亂子很快就會傳到南澤城衙門。

屆時將有上百個捕快、兵丁列隊而來。

官老爺平時受了姜琦不少好處,雙方屬于一丘之貉。

若無當官的做后臺,姜琦也不敢如此大張旗鼓地作案。

長明道最擔心的還是引來衙門的人。

掃除奸邪是一回事。

殺傷官府則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民不與官斗。

他需要盡快找到姜琦,救出柳長歌,一走了之,前往黃青浦處,群山峻嶺,那就不怕衙門尋找了。

路上正好和徒弟碰面。

焦海鵬拎著一把帶血的刀,正踢翻一扇門,看見了師傅,便說出了姜琦可能藏身的地點。

兩人匯合一起來到西邊的小樓。

剛到這里就看婢女們四散逃跑。

院子里亂成一團。

焦海鵬抓住一個婢女,嚇得她嬌顏失色,幾乎昏死,他問道:“姑娘,你別害怕,我不殺女人,你們老爺在哪里,是不是在樓上?”

婢女點點頭又搖搖頭,嚇得說不出話,焦海鵬一急,管不得憐香惜玉,將她丟在一邊,急道:“師傅,我看老匹夫定在他婆娘這里,咱們進去。”

長明道看見小樓大門緊閉,上方匾額,提著“歸香樓”三字,遂點了點頭,同徒弟一起砸開門扉,闖到里面。

場景一變,兩把刀倏然向師徒劈來。

兩人閃過。

挨個砍翻。

血流地板。

原來是倆藏在門后的仆人。

焦海鵬吐了一口唾沫,罵了一聲,往二樓徑走,比長明道還快。

樓上還有持刀的仆人。

一共四個壯漢。

見焦海鵬就打。

長明道從后面跟上,師傅二人合力撂倒四人。

眼看樓上守備眾多。

長明道料定姜琦就在上面,幾乎是板上釘釘。

待來到三層。

有個小廳。

此地倒無人防守,一目了然。

唯有三個婢女,嚇得躲在桌下,嬌軀瑟瑟發抖。

長明道不管她們,嗅著從一間房中飄出的胭脂香氣,便尋到門前,一劍把門劈砍,進屋大喊:“姜琦老狗,給我出來!”

這時,他看見這屋內翠屏繡帳,錦被羅床,紅燭香爐,布置得十分溫馨,暗忖:“是那三奶奶的閨房無疑!”但沒有人回應他。

他找了一圈,室內空空蕩蕩,哪有什么人?

這時,焦海鵬在外面尋找,叫道:“師父,看見了姜琦沒有?”

長明道不答,要退出來。轉身之際,見到地上有一雙男人的鞋子,不遠處屏風上,亂搭著一套男子的華服。

他瞬間茅塞頓開,冷冷一笑,轉身出來。

直奔那藏著三個婢女的桌子。

焦海鵬大咧咧地迎來,問道:“師父,你怎么不搭話呢?”

長明道打個噤聲,來到桌前,伸手一拍桌子,震

云万承眯着眼睛,看着赵龙那张油腻又憔悴的脸,内心中的邪火压制不住,一个劲的往外冒,似乎要把他的整个人都给吞噬。

一年多没见,赵龙的脸变得陌生又熟悉。

陌生是因为在他记忆里,赵龙是个皮肤较白体型微胖的小男生。

但现在,赵龙的脸上褪去了青涩,皮肤变得微黑,整个身形包括脸庞都有些消瘦,有一种谁都能看见的憔悴。乍一看上去,一点都不像一个正值芳华年龄的青年人,倒像是个因一事无成而回头土脸的中年人。

而熟悉,则是因为他从赵龙的脸上看见了自己。

这一年多来,赵龙的日子不好过,他云万承的日子更难过。

在那片冰冷铁窗背后的世界,天空都是灰的。

云万承在前几年还没欠那么多钱的时候,是享了福的。因为吃喝百无禁忌,尽管从事着体力劳动,但腰腹上还是养出了一圈肉眼可见的肥肉。即使后来开始欠了赌债,他也没有亏待过自己的吃穿。所以那圈肥肉越堆越厚。

只是在铁窗里才待了一年多,所有的肥肉都渐渐离他而去。

这并不意味着铁窗里的伙食不好还是怎么样,只是云万承总觉得在里面吃再多肉都像是喝凉水。

云万承其实一直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直到他的父母给他送来了一身干净的新衣服。那身衣服穿在云万承身上,空空荡荡,一点都不合身,而且颜色也是最不讨喜的纯黑色。云万承本来是想让他父母把衣服拿去调换一下,可当他看到那对老人脸上不知什么时候掉落的眼泪,才明白这件衣服的真实用途。

它们将陪伴着他走完这一生的最后时刻,以及如果有的死后人生。

最后云万承没有说出调换衣服的要求,而是像赶苍蝇一样赶走了两位老人。

他已经忍这两个老人很久了。

既不能帮自己还赌债,又不能帮自己减刑,简直就是废物。

他一直忍着这两个老人,是觉得自己可能还用得上他们。但现在既然用不上了。他又何必再给他们好脸色。

而且,如果不是这两个废物当了一辈子废物,自己又怎么会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对这种账,云万承一向很算得清。

“都TM是废物。”越想越窝火的云万承低声咒骂道。

他已经拨弄了打火机十多下了。

但是那个款式老旧的塑料打火机依然倔强,一点都没有在自身体现出现代化工业社会的便利性的意思。

“那个狗日的老板卖给老子的莫不是个假货。”

只是嘴上骂归骂,云万承并没有放弃的打算。

这把在他心中憋了一年多的火,他是一定要点的!

其实云万承在最初几次没点着火的时候,是想过要不要逃跑的。但是他四下瞄了一圈,却发现周围只有寥寥数人在看热闹,更有人拿起手机或相机在拍摄,似乎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是在拍戏,而非是进行一场血腥暴力的犯罪活动。

离他最近的,是那个该死的书店的员工。但此刻,那个年轻人却被吓的呆住了。离远了,似乎看不出异样。但在云万承这个距离,可以清晰的看出年轻人的两条腿抖如筛糠。云万承知道那种感觉,并且刻骨铭心。

因为他今天早上才感受过。

当警察将他带进法场,一直到枪声响起,他的腿也一直都处于这种状态。

其实直到现在,云万承都觉得自己似乎一直没能从那种状态上解脱出来。至少他按动打火机的手,远没有以前那般有力。

当然,这些其实都是次要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云万承看了下远处的书店——那个神秘莫测的老板正惬意的喝着茶,没有任何想要理会这边的意思。

这其实也是云万承没有拔腿就跑的充分动力。

既然那个老板没管,那就证明自己的复仇计划仍然可以进行。

一种莫名的从容甚至让云万承一时走神,回想起这件事情的起因。

对于自己这短短两天内的心情,云万承觉得只能用做过山车来形容。虽然他从来没有做过那玩意。

昨天上午,那两个老废物给自己送衣服之后,云万承就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命运。昨天晚上,他一夜未眠,不停向上天忏悔着自己的罪过。他也真的下定了决心,如果老天真的愿意给他机会重新做人的话,他一定痛改前非洗心革面,做个堂堂正正对社会对家庭有贡献的人。

只是不知老天是睡着了,还是人老耳朵不好使,没有听见他的祈祷,也没有给他一个改变自己的机会。

只递给了他一颗致命的子弹。

在中弹之前,云万承甚至担心,如果执刑者枪法不准,不能一枪致命,自己岂不是要疼上很久。但事实告诉他,他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中枪之后,那种疼痛让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心力,再去担心任何事情。

这让他魂魄离体后好一会儿,才呆呆地看着法医检查之后,将自己的尸体给运走了。

在死亡后的时间里,魂魄状态下的他一直浑浑噩噩。直到一阵清风吹过,将之裹挟着送到了那家书店的门口。

想到这,云万承仍觉得心有余悸。

那阵清风看似无害,但内里滋味,只有云万承自己一个人能够体会,蚀骨销魂都说不尽其中一二。

不过,老话常说,苦尽甘来。

虽然遭受了难以忍受的折磨,但云万承也因此赢来了自己的机会。

那个书店的老板居然问他要买什么。

冥冥中的直觉指引着云万承说出了想买自己的生命。

虽然提出了这个请求,但云万承其实自己都不觉得这个请求存在任何可行性。但令他更加意想不到的是,那个书店老板居然答应了这个请求,并且没有任何苛刻的要求,只要求他填一张登记表。

这让浑浑噩噩的云万承更加浑浑噩噩,只觉得自己似乎是在做梦。不过浑浑噩噩的他并没有错失掉这次千古未闻的机会。

只是填表的时候,让他有些为难。

他自觉以自己生前的行径,绝不该是得到这种待遇的人,只能绞尽脑汁,改变了自己的故事,让自己的故事变得更加凄惨和正义。

这是他从妻子爱看的综艺节目里学来的。

在那些综艺节目里,参赛者只要讲述的故事足够精彩,也就是比别人悲惨,不管他的才艺展示实际成绩如何,总能获得更多的关注和更好的结果。

所以他觉得只要将自己的故事说的更凄惨些,那么自己行为里的恶就有很大可能被掩盖过去,也许更可能提高自己重获新生这件事的成功率。

这个故事讲的极为艰难。

因为魂魄状态下的云万承,脑子就跟放了好久的浆糊一样,水分流失,几乎糊成了一团。好不容易,才磕磕绊绊将故事尽量讲的圆满,顺利过关。

重新获得身体的云万承从来没有想过梧桐市的空气闻上去是这般清新。

在头脑恢复轻快之后,云万承想了很多。他很害怕,怕这不过是书店老板给他下的一个套。先给他一点甜头,再慢慢提出自己的苛刻要求。

那些赌场的人就是这么坑他的。他也用过这个方法坑过几个熟人。

所以他赶在书店老板提出要求之前,逃离了那家书店。他想着最要紧的事就是赶紧离开梧桐市,走得越远越好。到一个没有人会认识他的地方,重新开启新的人生。

只是,走到半路,他越想越觉得不对。

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即使真的会掉馅饼,那也应该眷顾那些做了很多好事的善人才对。

没有任何条件的救一个被判处死刑的罪犯,凭什么?

这完全不符合世间情理,也不符合云万承自己的价值观。

在云万承的逻辑里,每个人都是自私的,做任何事都是为了获利。

那书店老板能获得什么利?

他又从何获利?

越想越没有头绪的云万承觉得,这很有可能是针对自己的陷阱。

云万承想说服自己,放弃这种没有证据的想法,赶紧离开。可最后,挣扎了一会儿后,他被这个想法说服了。他决定返回书店寻找证据。

在他返回书店附近,偷偷观察了没几分钟后,一幕令他毛骨悚然的一幕发生了,赵龙的身影出现在了书店门口。

这更加验证了云万承的猜想。

这时候,云万承的第一个想法其实还是逃跑。但他随即就停止了这个想法。

他很清楚,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如他所想,是一个针对自己的陷阱,那么不解决掉这家书店,那么自己很可能逃到哪里都一样。

于是他以自己手机没电了,找一个过路的年轻女生借了下手机,假装和朋友联络,实则用自己的名字为关键词,在网上搜索了一下。

果不其然。就在没多久之前,警察局就发出了一份悬赏通缉令。那个悬赏价格让云万承都想举报自己。

之后的几分钟里,云万承就躲在远处看着赵龙抽烟,心里不断思考着应对方法。在他自己要把自己逼疯之前,他终于想透了一件事。

那就是他之前的猜想绝对不会有错。

这个世界所有的人都是自私的,那个书店老板绝对是从赵家人身上获得了某些东西。而且这东西必然不便宜,这从赵龙抽烟的动作可以看得出。

虽然离得很远,看不出赵龙的神情,但云万承无比肯定这一点。

因为他之前想法子筹钱还赌债的时候,也这样抽过烟。

或者说,大多数有烦心事的男人都这般抽过烟。

这也为他的行动提供了方向。

他也许不能解决这家拥有起死回生之能的书店,但他可以解决赵龙。

只要赵龙这个雇主不存在了,没人付出代价,那么那个书店老板也许就不会再有下一步动作。至少云万承站在自己的立场上,他自己绝对会这么做。

云万承甚至想到了更多。

他很了解赵家,他清楚赵家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

如果书店要的东西,赵家都能有,那他云万承为什么不能有?

而且之前的官方通告也说过,像这类存在,是不能平白无故找人类麻烦的。

顧不上休息,沈深開始打量洞穴四周。

除了一堆的骨頭之外,洞穴還算比較干燥,源氣也極濃郁。那些骨頭有人類的,也有兇獸的,看來都是這鐵刺獸的獵物,一邊還有幾個儲物袋散落在地上。

洞穴左邊還有一個岔口,沈深一步進去,一個色澤金黃的池子頓時吸住了沈深的眼睛。

一股極濃郁的源氣從中飄逸了出來,沈深舒服地猛吸了一口氣,骨頭都有些輕飄飄的感覺,似乎修為都自然地增進了不少。

金黃色的池子,方圓一丈左右,深度約有一米,里面還散落著一些鐵刺獸身上的毛發。看來,鐵剌獸強大的肉身,就是這一池子的水泡出來的。

沈深知道,提高修為的丹藥或方式有很多,但肉身力量的增加,卻非常困難。至少在原身體主人沈淺的認知中,浮生王國的修士,肉身力量都很弱小,沒有聽聞過哪個修士肉體強大。

沈深強忍內心的驚喜,再次查看了整個洞穴。洞穴右邊,還有幾個房間,有數枚玉簡,沈深收了起來,等空了再看。

別的空蕩蕩的沒有了任何東西,這似乎是一個人類修士隱修的地方,也不知那前輩死了還是什么別的原因,鐵刺獸最后占據了作為自己的地盤。也許,這個修煉肉身的池子,也是以前的那個修士留下來的,倒是便宜了鐵刺獸。

不對。現在是屬于我的了。

回到洞口,沈深徹底封死了整個洞口,更將大堆的鐵剌獸糞便堆積在洞口附近。雖然知道在這兒修煉也很危險,但修士與天爭與人爭,哪有不危險的地方。沈深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不要說帶不走這池子,就算是能帶走,又能帶到哪兒呢?

三級的兇獸還沒有內丹,到了四級兇獸進化成妖獸后才會生成內丹。但鐵剌蠻的皮毛還是可以賣錢的,還有一對利爪可以煉器。

沈深把這些切剝了出來,放進了儲物袋,然后才拿出那個修士的儲物戒指。

丹湖境修士的戒指里面,希望不要讓沈深失望。

死亡修士的儲物戒指,雖然修士的印記已漸漸淡去,但還是有些痕跡存在。沈深還沒有神識,只能依靠精神力慢慢地磨去。

整整一天后,戒指發出啪的一聲輕響,沈深的精神力長驅直入,看到了整個空間。

空間不大,里面的物品遠沒有沈深期望的那樣豐富。這個世界散修還是沒有地位,更少富有之人。

雖然曾經作為少主,沈淺見識過諸多寶物。但以前不喜修煉,對那些修煉物品并沒有放在心上。但沈深不同,既然到了這個世界,沈深不想就此放棄,對更強力量的向往,已變成了沈深唯一的心愿。

源晶只有上千的樣子,這是上佳的輔助修煉之物,但也只是下品源晶。源晶還有中品、上品,在上品之上還有極品。

但上品以上源晶,沈淺沒有見過,沈深也自然不知了。作為一名丹湖境的修士,這些源晶顯然少了點。沈深原來的戒指中,就放了不止一千的源晶,但現在那戒指已經不在了。

除了這些少量的源晶外,還有一把看上去也極為普通的劍、一些衣物食物、幾枚玉簡等,最為顯眼的是一艘外形笨重的飛船,這正是沈深需要的。

儲物戒指的丟失,讓沈深一貧如洗,原本這些不放在沈淺眼中的東西,在沈深眼里,卻是一筆寶貴的財富。

沈深拿出那些玉簡,一枚一枚地查看過去,有幾枚是功法武技類的,都只是普通的,沒有過于特別的內容。一枚記載有劍技,沈深看了一眼就放在了一邊。

還有一枚漆黑的缺了一角的玉簡,看上去有不少歲月了,沈深看了一會,確認是記載著一門刀技,但殘破嚴重,只有二招,看上去卻還不錯。

拿出山洞房間中找到的幾枚玉簡,其中有一枚叫做煉神訣的煉體功法,沈深如獲至寶。雖然殘破,只有前面的六層,但這已足夠沈深現階段修煉了。也不知玉簡到底是哪位前輩遺留下來的。

這煉體的功法正是目前沈深所缺少的,有煉體池,又有了煉體的功法,可以開始了,果然是不冒風險就沒有收獲。

沈深把其他的物品都收進了儲物戒指,儲物袋依然掛在腰間。精神力集中感應進這塊漆黑的玉簡中。

玉簡總綱顯示這門功法是遠古神族所創,煉到大成時可憑肉身飛天遁地。第一層圓滿后實力比擬煉氣境初

“不管了,加快速度,盡全力趕路。”眼看著大雪并沒有停止的意思,僅僅只是比初時的小了一些,但依然是大雪皚皚,心中罵著這鬼天氣的同時,許可達還是不得不下令全軍盡可能的加速。

這或許就是因為他的生活環境中很少看到大雪的原因所致,無法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以至于當旗下的103師師長明智長信主動要向他匯報情況和想法的時候,他連見都沒有見。

“哼,又是一個來勸阻我謹慎行軍的師長罷了。軍令......

姜生定公,二妃晋姬生捷菑。文来,招式却剽悍已极,黄鹰黄今襄州,先遣阁门使丁德裕作文汇总。请各位学生和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诗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和夫人并不熟

会发光的风

我和夫人并不熟

呆萌犬

我和夫人并不熟

杯具张三

我和夫人并不熟

四眼儿

我和夫人并不熟

Ytu

我和夫人并不熟

单手开宾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