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又见黑盒》。

楚留香道:如此说来,一个人还是不要太有名的好她只穿着右半边的衣裳,不动还好,一动起来,右边的衣裳随着

“嘿,你聽說了嗎,世子殿下昨夜霸王硬上弓了翠微樓的洛仙子!”

茶館里,一個小眼鼠目的矮瘦男子,用淡黃的折扇遮住微翹的八字黑胡,悄悄向著一旁的小廝輕聲說道。

那小廝摘下肩上的灰色毛巾,緊了緊手,彎著頭左右張望了一番,又側身向著矮瘦男子道:“世子殿下的風流韻事還少么?聽說凝兒姑娘昨晚還在翠微樓外站了一夜呢!”

矮瘦男子小小的眼睛也驀地睜大了開來,干瘦的臉上既有憤恨,也有惋惜:“什、什么?他、他竟然在如此情況下還能干出這般禽獸之事?”

“唉,你是不知道啊,今早在來酒館的路上,我就看見翠微樓的大門口空空落落地立著一個穿著白色長裙的姑娘,本來我是不在意的,畢竟青樓嘛,雖說翠微樓近來說是賣藝不賣身,但這些男人反倒趨之若鷲,所以總是有嬌妻悍婦來青樓抓人的。”

翠微樓與茶館只隔了兩個街口。

小廝將毛巾重新搭在了肩上。

“那后來呢?”矮瘦男子期待地望著小廝。

那小廝清了清嗓子,“后來我找一旁的店家打聽,才知道她居然是凝兒姑娘,昨夜世子偷摸著進了翠微樓,他以為無人知曉,實際上里邊的清貴客早就把他供了出來。于是凝兒姑娘就來到了翠微樓外,可憐地等了一晚上!”

矮瘦男子驚訝地張大了嘴,八字黑胡下露出兩顆干黃的大門牙,配著枯瘦的臉頰顯得有些滑稽:“這、這、這,簡直是禽、有辱斯文!凝兒姑娘冰雪伶俐,洛仙子與她相比可謂差之遠矣,!他怎么忍心啊!”

一旁的青年男子聞言額頭微皺,將只喝了一半的茶水哐當一聲磕在了桌上。

哼聲道:“就那小丫頭片子也比得上洛仙子?”

茶館里一下子安靜下來,大都轉頭望著他,心思各異。

只有站在柜臺旁算賬的掌柜心疼地瞧了瞧被磕在桌上的青花映紋瓷杯。

青年男子見眾人的目光皆被他吸引過來,他才將瓷杯重新端上,抿了一口,悠悠說道:“洛仙子嘗矜絕代色,復恃傾城姿,小子雖不才,但我也曾有幸窺得仙子芳顏,那可真是天姿國色,于腦海中繚繞三日而不絕啊。”

臉上盡是懷慕之色,館中有人應和。

這時,一位濃眉大眼,絡腮布滿厚髯的漢子重重地一拍茶桌,桌上瓷杯叮當作響,茶水四散飛濺,順著木桌的紋理緩緩落下。

掌柜的嘴角直抽了一個冷梭子。

“放屁,一個青樓女子,又怎么能和凝兒姑娘相比,我入城前路遇賊寇,被劫了錢財,又身受重傷,是凝兒姑娘救了我,不僅用珍貴的靈藥治好了我的傷,還給我錢財吃飯。如此人美心善的天仙,你那勞什子洛仙子比得上?”

青年男子聞言臉色漲得通紅,直氣得站起身來,顫抖的指著大漢:“瞎三話四,你怎敢胡口洛仙子為青樓女子!簡直是污蔑!洛仙子到如今可還都是冰清玉潔的身子!”

“哼,不就是個賣的嗎?還仙子呢,真不害臊?”

青年男子用力平靜下來,側目道:“呵呵,也總比你那渾身不見三兩肉的小丫頭有仙氣!”

“胡扯,凝兒姑娘只是長得小巧玲瓏,裙身寬大罷了。”茶館的角落又傳來一道聲音。

“說得好,我與你站一道!”

“好個屁,再小巧可愛還不是沒有洛仙子高挑出塵,說白了不就是一個小丫鬟嗎?”不知是誰出聲。

“哼,王府嫡子的侍女你也敢亂嚼舌根?”

“實話實說,又何懼之有!”

如今世子殿下估計還醉倒在翠微樓呢。因此他們倒也不怕被那紈绔子弟聽見。

至于有人去告狀?

去哪告狀?

去王府?

誰有空理你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突然,不知是誰吼了一句:“如今無論是洛仙子,還是凝兒姑娘都成了那二世祖的房中客,你們在這兒爭來吵去的,有什意思?”

眾人聞言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齊齊朝發聲之處望去,見只是一個身著綢衣的普通漢子,眾人撇撇嘴。

便又轉過頭去:“洛仙子國色無雙!”

“凝兒姑娘冰雪善良!”

“洛仙子風華絕美!”

“凝兒姑娘乖巧伶俐!”

酒館里又恢復了一片熱鬧的氣息......

矮瘦男子看著眼前被他引起的“熱鬧氛圍”心中有些發怵,你們小點聲啊,要是被聽見了,雖說岐木王不興八股,但萬一被世子聽見,自己這個引戰頭子絕對是第一個炮灰啊。

剛心虛地朝著樓外望了望,卻聽見街巷傳來一聲大喊——

“世子殿下出樓啦!”

車水馬龍的大街上仿佛陡然一靜,只見有老漢趕緊拉著自己貌美如花的女兒進屋關上了門,不一會兒又從樓上伸出頭來,合上了扇牖。

有乞丐聽聞,急忙將爛碗里可憐的幾個銅錢塞進破衣里,這才放心地繼續乞討。

又或街上正哭鬧著要吃糖葫蘆的俏麗小姑娘聽見世子殿下幾個字,立刻抹去了眼淚,勉強哭出個笑臉,拉著身旁的父母趕快回家。

當真是清囂路,止兒啼,世子出,天下平啊。

茶館里

“劉兄啊,今日的天色正好,適宜出門踏青。”最初的青年男子向著身旁的錦衣小生輕聲說道。

“正是正是,有道是湖光瀲滟晴芳好,今日陽光明媚,不如鄭兄待會兒一同去賞湖?”

“妙矣,妙矣,劉兄不如我們現在就走吧。”說著,二人的身影便急忙忙消失在了街角。

“這茶聞著清香撲鼻,品著微苦帶澀,咽下方覺回味無窮,真是好茶,好茶!”

“倚紅樓胭脂仙子的身段兒可真是迷人啊。”

“是極,是極。”......

酒館中竟然均是人人面色淡然,口吻生花。友善融洽、祥煦和諧的氛圍自然流瀉,全然不似方才的面紅耳赤!

一旁的胖掌柜望著平穩的瓷杯欣慰地笑了笑。

“世子殿下”幾個字竟恐怖如斯?

此時,在翠微樓丹櫻雕琢的紅色門柱之下,一個俊俏的公子哥衣衫不整,面染脂紅,好不容易從紅衣翠柳中掙脫出來。

他并不知道與他隔著兩個街巷的一個小茶館里,所發生的種種趣事。

剛抬手想要整理容裝,卻聽見了一聲清脆熟悉的呼喊。

“公子,你出來啦!”

小姑娘正專心地盯著門口,就看見了從一群不知臉羞的暴露女子間拼死掙出的公子,心中頓時開心了起來。我就說嘛,公子肯定不是自愿的,多是那些不知羞的女人將公子強綁帶騙進去的!

不過很快她又小小的憂愁了起來,公子這么俊朗,昨夜肯定被她們欺負慘了!

陳佩抬頭望去。

一個穿著梨花色潔白長裙的姑娘嬌俏地立在樹下,明媚的陽光輕輕撫過她耳旁細軟的絨發,在地板上射出點點的光影。她的兩眼彎彎的,有著些許嬰兒肥的白嫩臉頰上淺淺的小酒窩輕輕蕩著。

碧玉軟沁乖巧可人。

王初一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强装镇定,喝道:“冤孽,朗朗乾坤,你竟敢害人性命,还不俯首认罪?”

“哞……”牛怪长叫一声,仿佛心有不甘,又似满腹冤屈要述。王初一手里捏着感应阴差的符纸,此符现在没有丝毫异常,暗道:“这阴差怎么还不来?”只得继续装下去。

王初一正色道:“孽畜,莫不是你觉得本差冤枉了你?那你有何冤屈,且说来听听,是非曲直,老爷我自有公断。”

牛身上翻滚的雾气开始变化,逐渐组成一幅幅画面。

画面中显示,那是一个市郊的院子,每天来来往往很多车辆进出,进去的时候是牛,出来的时候是肉,原来这是一处屠宰场。

屠宰场宰杀牲畜是不造杀孽的,相反,还能帮助这些牲口摆脱畜牲道,早入轮回。可看着看着,林骁都不禁捏紧了拳头。

画面转到屠宰场内部,有个膀大腰圆的人在训斥员工:“灌,给老子有多少灌多少,不能停。”说话的正是朱大良,想必他就是这个屠宰场的老板。

白天,员工们就将1米多长的管子从牛的鼻孔插到牛的胃部,通过管子向牛的体内注水。在接下来的整整一夜,十多个小时,他们会不间断的给牛灌水,这些牛不到被宰杀前,管子是不会拔掉的。

林骁看到,因为长时间被注水的原因,这些牛的肚子被撑得滚圆,浑身变得浮肿,当身体承受不住这么多的重量和痛苦时,很多牛都跪倒在地,眼泪长流,整个屠宰场就像修罗地狱般,不断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王初一和林骁瞬间明白了,原来这朱大良是个卖注水牛肉的黑心老板。

林骁知道朱大良这样做的原因,他以前看过一期电视报道,上面说如果是把水直接注射到宰杀好了的牛肉上,等肉拿到菜市场贩卖时,要么肉上面湿湿嗒嗒全是水,要么色泽光亮不粘手,卖肉的不被打死也要被罚死。所以朱大良才用这么残忍的方式给活牛注水,灌的这些水经过牛的消化系统慢慢地渗透到牛的血液和细胞里,才能保证不被发现。

牛是颇具灵性的动物,平常憨厚老实,累死累活,也从不暴躁,脾气很是温顺,但将死之时,还要受此磨难,再好的脾气也被磨没了。

王初一指着朱大良怒骂:“天理难容,天理难容啊!难怪冤魂凝聚,要来寻仇。”

而牛怪此刻竟跪倒在地,牛首俯拜。他师徒二人全然不知如何是好,想不到要救之人竟是这般龌蹉,他们也是汗颜。

突然,王初一手中红光闪烁,符纸迅速发烫,这是阴差逼近的征兆。林骁见状也是着急万分,连打眼色,问师父该如何是好?

王初一仰天长叹:“哎,也罢也罢,但愿日后狗日的朱大良能多行善事,累积阴德。”然后对牛怪说道:“本差怜悯你之遭遇,你在此等候我二人,且把这恶人送了地府,再回来给你寻一个好去处。”说完,手上的符纸已经开始燃烧,三人转眼飘回监舍,将朱大良还魂。

等林骁本人附体之后,耳边还传来一声更加悲鸣的吼叫:“哞……”

此后几天,林骁压抑无比,每天靠繁重的体力活儿来麻痹自己,完成了任务不说,还接着干个不停。他觉得就是对不起那些牛魂,没让他们报仇不说,还将他们悉数送往了地府。

反观朱大良,当日被吓得跪地求饶之事,只当做了个噩梦,还拿着到处去和人吹嘘,根本没有悔过的意思。林骁看他那副死性不改的样子,心中懊悔不已,怎么救了这么个家伙。

王初一开导他,人在做,天在看,人贱自有天来收,就算他侥幸逃过这场,往后也没有好日子过。

林骁不是那种死脑筋的人,仔细一想也明白过来:就算提前知道朱大良是这么个货色,在生死关头自己不能救他了?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林骁就是这么个心善的人。绝无可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大活人被折磨致死。

这是林骁的本性使然,也是王初一传承道统最看重的一点,故而往后传授道法时显得格外认真和尽心。

寒来暑往,林骁来东山监狱整整三年了,这三年,林骁已经把身体锻炼的如钢铁般坚韧,每一块肌肉都充满爆炸力,流畅的线条,黝黑的皮肤,无不显示出这幅身躯的主人是多么的刻苦。

道法上,王初一对林骁的点评就是四个字:随心而发。在梦境里,林骁对道术的运用已经到达了一个全新的高度,面对王初一层出不穷幻化出的各类邪魅,凡一出现,转瞬间便能找到克敌制胜的道术御敌。

而拳脚方面,最开始王初一纯粹在喂招,一招一式打的有板有眼,而后,林骁的天赋爆发,融会贯通全部招数,还能自创些实用技战法,不消片刻,就把王初一给完虐。现实中偶尔和监区其他罪犯玩儿闹,林骁时不时的来一下,瞬间就把人制服,搞得旁观者啧啧称奇。

三年间,张惠芬雷打不动每月来会见一次,每次来都会一百两百的给他上点儿账,当看到儿子越来越黑,手越来越粗糙时,知道这是下苦力受的苦,想着想着就掉眼泪。

随时来看他的,还有文婧,这姑娘只要凑到假期都会跟着张惠芬一起来看他,每次都故意装作没心没肺的乐呵模样打趣林骁,给他讲大学的学业,讲认识的朋友,讲省城的繁华,只等他一出来,就带他去省城好好玩儿一圈。林骁把所有恩情都铭记于心,对父亲的牵挂也压在心底,只待刑满,哪怕受尽千般苦难也要回报亲人。

就在此时,一个好消息来了,林骁获得减刑了。

吕飞看着手里的一批减刑名单,颇感欣慰,因为他看到了林骁的名字。说实话,他是非常喜欢林骁这小伙子的,踏实、努力、善良。尤其在后来的改造中,他根本没有过多的关照林骁,林骁的表现实在太无可挑剔了。现在,林骁顺利的减了刑,马上就要能离开监狱,他也是打心底里感到高兴。

很快,监区公布减刑名单,林骁看到自己减刑九个月,内心激动无比,这相当于把余刑都减完了,也就是说,明天就能回家见到爸妈了。

而且减刑名单上,王初一也在上面,减六个月,林骁得了消息,立马就跑去把好消息告诉王初一。

王初一高兴的说道:“臭小子,你先滚回去,等我几个月以后出来,咱爷俩一起闯天下,一定要把玉虚观发扬光大,完成你师祖的心愿。”说完立马又叹了口气:“哎,可惜我一大把年纪,就怕时间不多了。”

林骁说道:“师父,您老人家一定长命百岁,我们努力,把玉虚观打造成全国最有名的道观。”

王初一生气的给了林骁头顶一巴掌:“你小子咒我呢?老头我都九十出头了,活一百岁怎么够?”

“好好好,您老人家长命两百岁!”林骁说:“咱们师徒联手,总有一天,要让玉虚观力压茅山、龙虎山、终南山,成为道门第一。”

王初一刚才还憧憬着美好未来,满脸潮红,听到林骁说要力压茅山,就尴尬起来。玄阳子一身道术出自茅山,做徒子徒孙的,如何敢向祖庭发起挑战,而且,多半也没这个实力啊。

对了,还有玉简!这孩子领悟道术之快,堪比天才,现在自己已经教无可教了,不如把这玉简传给他,让他去领悟,是个机缘也说不定啊。

王初一看着林晓,眼神越发的炙热。林骁也发现的王初一的眼神不对,问:“师父,你干嘛这样的看着我?”

同时、封峂他们三个也听得十分入神,仿佛豹皮大叔的话又为他们打开了通往魂兽世界的另一扇大门,他们以前对魂兽的了解,还只停留在猎杀魂兽的认知里面,如今听来果然涨了不少知识。

但是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他又難道是自己多慮了嗎?

可直覺告訴她,絕不會是多慮。

阿保機和阿佳之間,肯定還會發生一些令自己不愉快的事情。

究竟會發生何事,述律平一時也想不明白。

總之,自己要提高警惕,絕對不能讓阿保機和阿佳單獨在一起。

第一件令他得意的事,就是他有总算没有找错地方,而且来得正引见,复口陈时政之宜。明文汇总。请各位学生和家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又见黑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火柴人的反乌托邦

十年残梦

火柴人的反乌托邦

没蓝条怎么玩

火柴人的反乌托邦

慕水谣

火柴人的反乌托邦

沙缇

火柴人的反乌托邦

凤今

火柴人的反乌托邦

茶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