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剑指西南》。

“哎,逛街要一起嗎?”;“最近貌似步行街里有很好玩的大頭照機器呢。”;“你不會放學直接就回家蹲著吧?”;“哈哈哈哈。”聲音在星妍耳邊陣陣響起。

放學后,星妍參加了她們的小聚會,去步行街逛街。

但是三人走在一起并成了一條線,只留星妍一人在后面跟著。

話題討論不帶星妍不說,一開始約好的拍照也只讓星妍露個腦門。

這種聚會想想就知道,星妍已經不想再繼續下去了,但是對方三人依舊咬著她不放。

“去吃個飯吧,別急著回去啊。”;“剛才好像有些虧待你了,抱歉啊。”可叫上星妍也只是想著讓星妍來付飯費,三人正好能起哄讓星妍難堪。

回到昏暗的屋里,星妍看向了墻上掛著的老久照片,照片里的一家三口那么的歡樂。

打開了電話答錄機功能,里面是來自父親的留言,“抱歉啊,星妍,今天我這里還有不少的事情要處理,(‘警察來了’遠處聲音)我先掛了,會盡早回來的,你自己買點飯吃(‘快跑啊!’)。”

坐到了沙發上,星妍打開了電視機,迎著電視機的光線可以隱約的看見,面前矮腳桌上的刮痕。

摸了摸劃痕,星妍想象起了當時父母吵架時的場景,以及后來的不歡而散。

直到一片銀色的入侵,侵襲了記憶,改變了色彩,讓生活多了些色調。

隨著銀色融入視野的變化,萬物如復蘇般,逐漸填充了顏色,也如一股力量一般,支撐著星妍,讓她能開始行走。

“星妍!小心!”星妍還在講著自己的過去,遠航就大聲的打斷了她。

還沒有等星妍看清楚遠處飄來的物體,他們所乘坐的葉子便被物體擊落了,葉子下的光點瞬間四散而去。

“嘭...”好在粘液瞬間將兩人裹了起來,要不然這受到的重創可不敢想象。

乘坐的葉子也一路被物體推至了地段,最后卡在了一根樹枝上才得以停下。

等兩人再回過神來的時候,現實中的他們都已經有些頭暈目眩了,畢竟剛才是全身在鵝繭內翻滾,遠航甚至都擔心鵝繭這個設備翻了。

看向了那個不知名的物體,大腦也很快給出了答案,這是顆世界樹的果實,長相像栗子一樣,就是栗子底部的“黃邊”現在是銀色的。

“你沒事吧?”;“嗯,就是剛才滾的頭有點暈。”兩人互相確認了一下,看來受的傷害不重。

再抬起了手腕,角色貌似只掉了一滴血,看來保護措施是真的有不錯的效果。

“呲...”看見了‘栗子’慢慢的打開,星妍急忙提醒了遠航,并快步躲到了遠航的身后。

感覺星妍抱住了自己的手臂,遠航都有些不知所措,但是他自己也有些擔心這個物體,身體便不自覺的側身站了起來,掏出了武器。

率先映入眼簾的,便是如仙子般的臉頰,長長的睫毛,小小的嘴唇,個子矮小的背后還有一對彩色的翅膀,看來是位精靈。

精靈好奇的看向了兩人,兩人也互相看了看,現在這個情況怎么辦?

可還沒有等兩人多說一句話,界面便凝固了,隨著加載圖,他要考慮票房號召力。一方是兩個國際巨星,一方只是個萌新,若換做自己做決定,也許也會選擇前者。

張師道見任平生落落大方,毫不糾結,不由暗贊此子心性,他笑著說:“平生,不管這次無名與長空是否由你來演,我都希望你能堅定的走好自己的路,你的未來必定前途無量。”蕭墨想說些什么,看了眼張師道最終還是閉上了嘴。

“多謝張導的看重,既然這樣,平生就先離開了。”說著分別與兩人握手,告辭離去!

兩人將任平生送出了房間,見他身影逐漸消失在拐角,蕭墨不由嘆了口氣,顯然對任平生頗為不舍,為他沒能被張師道當場確定感到惋惜。

蕭墨心里很清楚,張師道是在顧慮票房號召力,這一點上任平生的確不如那兩個人。不說于杰是華國武打第一巨星,就連甄虹超也在好萊塢露過臉,任平生與他們的名氣相比,猶如云泥之別。

“咦,是平生?”這時從側面攝影室走出的孫鵬飛,剛好看到任平生離去的背影,不由輕咦叫道。

張師道與蕭墨聞言,齊齊轉頭看向孫鵬飛,兩人異口同聲,“你認識他?”

孫鵬飛見是張師道與蕭墨,不由變得拘謹起來,他是個小小的攝影師,只因從事攝影多年,又經常跑劇組兼職,能在導演們跟前混個臉熟。

他好歹是靠人家吃飯的,自然行為舉止都加了小心。“張導、蕭編劇你們好,這人好像是任平生,我昨天還在福利院見過。”

張師道見他神態有些拘謹,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孫,你也沒少往劇組跑,咱們也算熟悉了,不要緊張。對了,你說昨天與任平生去了福利院,這是怎么回事?”

兩個小時過后,張師道獨自坐在辦公室內沉思。三人一起在公司用了午餐,吃飯的時候孫鵬飛將昨天任平生在福利院的事情都說了一遍。他雖然地位不高,卻不代表他愚笨。已經猜到了任平生來“新夢想”,可能是找張師道試鏡。

孫鵬飛對任平生發自內心的佩服,自然希望對方獲得成功,于是他講的很詳細,甚至包括任平生對小欣說的話,都原封不動的搬了出來。

蕭墨連連贊嘆,讓他拿兩百萬出來做慈善基金,顯然是做不到,但不代表他不欣賞這樣的行為。聯想到任平生那不卑不亢,平淡自若的模樣,心中越發喜歡。“張導,這孩子是個孤兒,雖有本事,但賺得也是辛苦錢。他兩百萬說捐就捐,這般豪爽大氣,足見他是個重情重義的人,我覺得這次我們可以賭一下!”

張師道回想著蕭墨的苦口相勸,回想著王院長三人的竭力推薦,回想著任平生試鏡過程中這一連串的表現,他的內心開始漸漸傾斜。

其實,大家都不知道。這幾個月關于《天下》的進展,都不是什么好消息,否則自己這個導演怎么此刻還在帝都選角?開鏡的日期,已經從6月推到7月,如今再推到9月,也不一定就能夠開機。

張師道本來打算用于杰來飾演無名,但于杰對是否接拍始終沒有準信,這其中自然有不看好武俠作品的緣故,同時也有金錢不到位的緣故。

蘇文原本準備出演秦皇這個角色,也因為檔期遲遲無法確定選擇拒絕,自己這才找了秦毅。至于說梁名揚、許曼玉、張紫柳,也都是君子協定,并沒有簽下合同......

诸人俱都又是大惊,司徒项城与道;非但没有人,连东西都被搬

天空中烧起了火焰,地下,破碎岛屿上的金丹,也被火海覆盖了

  无边的大火从他们身旁空间突兀生出,他们骇了一跳,正欲躲避,接着无数的火线就打了过来,缠住了他们的身体,切割了他们

  鲜血横飞

  许多金丹身体,连同金丹,被那三色火焰卷中,瞬间就成了一地的浆液

  他们逃不脱,也躲不过

  “速退!”

  所有甲鳞族生物见此,连忙撤退到了海里,那些火焰并不针对它们,它们可以逃生,但亦被这火焰高温,晒得鳞甲之间,皆有汗落

  “竖子敢尔!”欧阳明见东海元宗弟子被虐杀,眼神发狂,就要向桃云青拼命,拖着残躯,猛然出行,身后元神浮现,形成两道人影,化作一抹流光剑影,冲击而来

  桃云青身前结起火焰链条,像无数长长的触手,射了出去,将剑影拦住了,一条链条趁他防守不备,击穿了他身体的肩膀,将他钉在空间某处

  若这一击钉杀的是他的元神,他此时不死也去半条命

  所以桃云青又补了一条火焰链条,准备钉杀他的元神,将这个人,从这个世界,直接抹除

  “师叔!”

  周通和陈姓女修惊叫,这个人,居然敢与东海元宗结仇,敢杀欧阳家的欧阳明,他疯了不成?

  他们尖叫并未让桃云青的法链停止

  东海元宗又如何,就是一元宗本宗宗主亲来,伤了他朋友,都讨不了好处!

  更何况一个小小的欧阳明

  今日,他必死!

  但很可惜,他的法链,被一个人一指点破

  欧阳明的身前,突兀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能破碎虚空,突然出现在欧阳明身前的人

  他,长着和欧阳明一样的脸,只不过他一头黑发,欧艳明一头白发

  “什么人?”能破碎虚空的人,让桃云青目光微凛,他的实力,碰上了炼虚境的修士,讨不了好!

  “阁下好生猖狂,居然在东海,屠杀我东海元宗的人!”来者一脸不善,看向桃云青,见他模样,又皱了皱眉头,他点破了法链,也灭了火海

  “阁下可是长生宗的人?我听闻长生宗近段时间崛起一人物,与阁下长相颇为相似,且也不过元婴境界,有就连分神后期修士都不能敌的传说!”那人抱了抱拳,镇重道:“在下东海元宗欧阳书,是欧阳明的哥哥!”

  此人根据长相猜测了桃云青的身份,且一眼看出了他的修为,颇为不简单

  桃云青虽然没有刻意隐藏他的修为境界,但高他一个层次的人物是看不出来的,这人一眼瞧出,神识之力强大,甚至比独孤城都不弱了

  炼虚之中,应该也是有名的人物

  只可惜桃云青远在天南,没有听过他的威名

  “我本无意与东海元宗为敌,但你们伤了我朋友!这件事,不能罢休!”桃云青大袖一摆,森然道:“既然是东海元宗的人欺辱她,我有义务替她出一口恶气!今日不管谁来,这件事的主谋,必须

吼!

  猿王的身上很快就爬满了几十只虫兵,痛得它仰天怒吼。

  但大灵海终究是大灵海,尽管片刻之间猿王已经鲜血淋漓,但它还是凶悍的将一只只虫子连皮带肉的扯了下来,狠狠的砸在地上用脚踩碎,或者直接塞入嘴里,大嚼特嚼。

  凶性全面爆发的它就是一只不死的兽王,与绿色蚁军一起挡住了绝大多数的虫兵,但还有几只漏网之鱼冲过了防御,扑向了叶枫三人。

  “主人,小心!”

  黑球儿一马当先的冲向了一只,直接一个念头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剑指西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神级功德系统

君有一言

神级功德系统

遍地沧桑

神级功德系统

零想

神级功德系统

拾月秋

神级功德系统

木林森444

神级功德系统

六划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