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生好命》。

怜星宫主眼睛盯着这柚子,已缓是个暗器高手,如果狗没有死在

話還沒說完,彭禾就到了兩人面前,扔了一個小瓶子過來,“服下就好了,學院早有準備,不過看她這樣子,后面幾場就沒辦法參加了!”

說完就直接走了,第二場也已經開始了,浮塵只好扶著李榛到下面坐下。

浮塵打開瓶子,把里面的丹藥倒出來給李榛喂下,李榛這次睜開眼看著浮塵說了句,“是你啊!”

浮塵笑了一下,“是呀,這么久不見了,沒想到一見面就是這樣!”

李榛有些虛弱的咳嗽了一下,“咳咳,你不用嘲諷我,我倒是一直有看到你,你沒看到我而已!”

浮塵臉一黑,這人怎么總是這么自以為是呢,于是解釋道:“沒有嘲笑你的意思,你不是說咱們兩清了嘛!事情過去了這么久了,咱們還是朋友!”

李榛也難得笑了一下。

就這么片刻功夫,上面已經又打完兩場了,彭禾正在叫浮塵的名字。

浮塵上臺看著對面長得有些白的男子,這人應該就是陳夏樹了,跟自己一樣是練體境,對面看著浮塵直接開說說道:“你就是小瘋子李浮塵了吧!”

浮塵一臉問好,對方看出了浮塵的疑惑,就直接說道:“你跟簡兮那個姑娘,跟瘋了一樣爬臺階,所以大叫就叫你小瘋子了!”

看著陳夏樹一臉輕松的表情,浮塵對于大比也樂觀了不少,對著陳夏樹抱拳說道:“師弟李浮塵,見過陳夏樹師兄!”

陳夏樹拔出手中的劍笑著說道:“師弟請吧,我也想看看你們這一屆的輝煌!”

說著浮塵也禮貌的拔出了刀,直接就朝對方沖了過去,快到陳夏樹近前時,然后轉身一跳就朝著對方砍了下來。

一刀砍下,陳夏樹也直接躲了過去,不過浮塵又是一個翻身,又接著砍了過去,接連三次,一次比一次快,終于最后一下陳夏樹躲不過去,只得持劍去擋,不過就這么一下,陳夏樹就被打得往后移了十來步。

陳夏樹站起身子,就攻了過來,兩人對砍了幾下都被擋了下來,最后刀劍碰在一起,兩人向前壓去,就差碰到一塊了。

陳夏樹這個時候笑著說道:“李師弟好本事,此處戰臺有老師長老看著,師弟當更上心才是啊!”

浮塵這才想明白,老師長老本事多大,人不在便不代表看不見啊!

回了一句,“好!”

浮塵就加大了手上的力氣,雙手握刀,往下滑去直接彈開了陳夏樹。

慢慢的浮塵也越來越加大了自己力量和速度。

最后連步法“掠影”都用上了,慢慢的陳夏樹也感覺到吃力了,最后直接停了下來,對著浮塵和彭禾說道:“老師,李師弟,我認輸!”

浮塵對著陳夏樹拱手行了個禮,陳夏樹也點了一下頭,然后兩人就下去了。

來到李榛身邊,李榛還不忘感慨了一句:“原來你都已經這么厲害了,咱們差距是越來越遠了啊……”

半個時辰后,十場比試也都結束了,丁毅獲勝了,柳世宗卻在第一場就倒下了。

送著李榛回去后,還不忘給李榛打了個飯,說好以后常來往,來那個人關系也好了不少,李榛的院子其實和浮塵的院子還是挺近的。

晚上,浮塵、簡兮和顧胖子聚在一起,三人還是有些小高興的,畢竟都成功擊敗了對手。

第二天的比試還是在下午,上午和簡兮還是去爬臺階了,待到下午就就去參加比試,對方依舊是一個練體境,運氣還是非常不錯的,畢竟脫凡組,練體境真不多,竟然接連被自己碰上了。

輕松取勝之后,第二天就是脫凡境了,這個浮塵還是格外的關注了一下的,因為那人叫王承思,就是第一場把李榛打下去的人。

見到李榛,再想起當初來東海城的時候,還是靠著他們鏢隊才能那么順利的,雖然后來發生來了一些不愉快,但是李榛性子如此,現在看來,這樣的性子也是不錯的。

更多的是陳老頭,欠陳老頭一個人情,當初答應要去看看他,連現在也沒去成。

晚上特意磨了一下刀,竟然磨不動,看來還是這磨菜刀的磨刀石不行啊。

最后還專心的重練了一遍刀法和拳法后,這才睡去。

第二天比試,通過之前的兩輪,現在就剩下了十八人,浮塵靠著一些運氣也算是勝利晉級了,畢竟遇到的都是練體境。

此刻浮塵和王承思站在臺上,還不等彭禾說開始,王承思就出言嘲諷道:“哦,你小子和第一場那

此時的青玄門主峰,幾名長老一臉愁容的坐在大殿上嘆氣,誰也沒想到最后的結果會是這樣,魔宗準備得如此周全,今后青玄門估計再也沒有任何號召力了。

不過總掌門倒是一臉微笑,感覺并沒有將此事放在心里,或者說這個結果他早已預料到,但他心里如何想卻無人知曉,只是讓長老們稍加淡定,這件事并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而在邊度城,魔宗大軍還未撤去,魔宗宗主儼然將南苑作為自己的新府邸,似乎準備在這里常住,命人搬來一些花花......

两人对望一眼,默默走了开去,花无缺的感激与情意,果然立刻

幾個少女嘻嘻笑,洗完,又幫李崎穿上光滑細膩的黃色絲綢長衫,推李崎進內室,只見床上躺著一個老婦,也不太老,約五十多歲,老婦招手:

“來!來!”

李崎喜歡老的女人。

完事后,老婦向外招招手。

幾個女子幫李長空穿衣,

“這夫人是誰?”李崎道。

“大膽,不要問東問西!”一個少女叱道,又臉色緋紅,低低笑道,“快不快活?”伸手去李崎下身使勁捏了捏,“太后看上了你,你去了也瞑目了罷!”

李崎一愣:

“去了是什么意思?”

少女冷冷一笑,眼中閃出冷酷的神色。

“公子,吃茶!”一個少女遞上一杯茶,李崎知道她茶里有古怪,但也不怕,拿起直接喝了,果然不到片刻,頭暈了起來,不一會,就趴桌上睡著了。少女向外招招手,兩個青衣人過來,把李崎扛起,來到船尾,抓著李崎雙腳,正要掀下去,李崎突然醒來,佯驚道:“你們這是干什么?”

一個沒胡子男子掏出一把刀,朝李崎腰上就捅了幾刀,一把將李崎推下船去。

李崎落到水下,心想:

“原來這太后喜歡玩男人,玩完又殺了,真快活呀。”

傷口已自行愈合,就沉到水底,海也挺深,水卻挺清,向遠處游了一會,偶爾看到幾根白骨,幾個骷髏,心想應該是役夫的尸骨了。

運起元力和真氣,氣走任督、三陽三陰,經璇璣、玉府,身子漸漸膨脹,越來越大,撐破衣衫,越來越大,漸漸變形,一會時變成兩座房子大小的鯉魚,頭到尾有四五丈長。

金紅色的肚子,青色的魚背,鯉魚向大船緩緩游去,先故意翹起尾巴,濺起一片水花。幾個船夫見到,驚叫道:

“好大的一條鯉魚!”

船上人都來看,鯉魚在不遠處歡快的游著,船上人都出來了,指指點點,嘻笑著談論。

大魚不時在船身上輕撞一下,一開始,眾人都十分驚恐,后來又都嘻笑著看,李長空轉到另一邊,眾人就轉到另一邊,轉到船尾,眾人跟到船尾,興高采烈,興奮異常。

鯉魚一攪尾巴,向遠處游去,

“走了?走了?”眾人失望地道。

“沒!沒,它在那掉頭了,還要過來,還要過來!”

鯉魚來到幾十丈外,掉轉頭,對著大船,輕輕晃動了幾下身子,海水輕輕泛起波浪,鯉魚尾巴突然猛地一擺,濺起一大片水花,頓時波浪滾滾,鯉魚高速向大船沖來,船上人一見,過了一會,見那魚并不停下,卻越來越快,如一座小山丘,帶著白浪沖來,眾人大驚,尖叫著四下奔逃。

“砰、轟、喀喇喇。”

大船被攔腰撞成兩半,鯉魚一轉身,“砰”的跳起,一尾巴甩在半截船上,船身、上面的木屋四散飛開落入水中,鯉魚又游去,不一會又回來,打爛另半截船體。

船上的人落水,錦衣狐裘都濕透,許多人抓著浮木尖叫著呼喊救命。

不遠處還有一只大船在海上漂著,錦鯉又來到近前,船上的人嚇得亂竄,鯉魚游開,轉身又欲沖撞,突然一陣風來,海面上多了三個人影。李崎透過清澈的湖水向上看,一個是青衣道姑,正是紫雪,另一個是她的同伴,一個白衣道士,第三個人長得奇怪,背上一對金色的大翅膀,紫雪兩人會御氣術,懸在空中,那長翅膀的人不停的扇動翅膀,厲聲大喝:

“你是何方妖怪?敢在此作亂,禍害蒼生!”

李崎變化出人形,但紫雪認識自己,于是變成了另一個人。運起水氣用熱力蒸成云霧擋住腰胯,道:

“諸位從哪里來?是要做什么?”

“我是大羅刑部第一神捕金翅大鵬趙全德,這位西海仙界紫雪仙子,這一位同是仙界真人紫雨道長,你是何方孽畜?幻成人形?”

李崎哈哈一笑:“人不比畜牲高貴。”

“不要和它廢話,我先來試試他的藝業。”那紫雨真人道,御氣帶風,身子“呼”的飛過來,挺劍當胸刺來,李崎的護體罡氣全啟,用了全部的內力,那劍刺入真氣之中,劍身顫動,卻無法再刺入,那道人一見,大喝一聲,身子擺著一個姿勢,左手向后筆直的指著,食指和無名指劍一樣的指向后上方,右手持劍,左腿屈膝,身子使勁向前刺劍。

李崎笑道:

“這姿勢是什么意思?”

身子側開,曲指在劍上一彈,那道人“啊”的一聲,長劍和手臂抖了一下,急忙抽劍向后退去,金翅大鵬道:

“我來!”巨翅一揮,扇起一陣狂風到了李崎身上,掄起手中長矛向李崎后心就刺。李崎的身子卻突然一沉,箭一樣的向下方射去,同時右手真氣劍運出向金翅大鵬腳上削去。

金翅大鵬急忙縮腳,險險躲了過去,身子在空中翻騰,挺矛又刺李崎頭頂,“砰!”的一聲,李崎一劍削斷他的長矛。

紫雨身子橫在空中“呼”的飛過來,挺刺向李崎面門刺來,李崎“啪”的格開,身子帶著真

奪魂的身影忽隱忽現,出現在強者老者的身旁。

李小傲腳下踏著一個木板,緊緊的跟在強者老者的身后。

強者老者對周安很是滿意,他已經看出來了周安使用的風水師一脈的踏山,能把踏山練的這么熟練周安肯定是下了苦功,眾所周知在所有的步法中,風水師的踏山在前十之列,但是易學難精,很少有人能把踏山步法練得這么熟練的。

隨即他又看了看奪魂和李小傲,奪魂把幻影鬼形步法,練得也出神入化了,虛虛實實讓人分辨不清,而且速度也很快,那個老殺才倒是教的好,教出了這么一個好的弟子。

只是這個周安是誰教出的,他沒有記得在神捕衛中在強大的風水師啊,即使有也沒有在歸元城那樣的小城中。

而李小傲他也只是看了一眼,李小傲并沒有使用功法什么的,而是使用的鬼器,而鬼器就是他腳下的木板,在木板里肯定封印著一只速度很快的鬼物,再加上特殊的方法煉成這樣速度很快的木板的。

強者老者帶著三人來到了神捕衛在上羅城的總部,周圍的神捕衛都看向強者老者露出了尊敬的神色,最后強者老者帶著三人來到了一間房屋中。

進入到房屋后,強者老者向著三人說道:“給你們獎勵,不大張旗鼓的給你們了。”

隨即從屋內的墻壁內拿出了一個盒子,打開盒子里面放著三件東西。

一個書冊,一個瓷瓶,一把金光閃閃的長劍。

“書冊是無極功,瓷瓶內是五顆凝元丹,長劍是萬化神兵。”強者老者說道:“第一名領取無極功,第二名凝聚五顆凝元丹,第三名領取萬化神兵,好了,各領各的吧。”

說完后強者老者坐到了椅子上閉目了起來,讓三人選擇。

周安并沒有拿,而是向著奪魂說道:“無極功對我沒有用,我比較喜歡凝元丹,不知我用無極功換你的凝元丹你換不換。”

奪魂歪頭看了一眼周安,冷漠的說了兩個字:“可以。”

“那就謝謝了。”周安把這份情記在心中,以后還回去,拿起裝凝元丹的瓷瓶,周安退到了一邊,想著以后什么時候服用丹藥,提升火骨訣的層次。

“我能不能用萬化神兵換無極功啊。”李小傲左看了看萬化神兵,右看了看無極功,向著奪魂問道。

奪魂冷漠的說了兩個字:“不行。”隨即拿起無極功走到了一旁。

李小傲摸了摸鼻子,只好把萬化神兵拿了起來。

強者老者睜開了眼睛,看向李小傲說道:“本來我不想把萬化神兵給你的,可是我旁邊那兩個老殺才,反復說你不錯,我才決定讓你成為第三名,領取萬化神兵,可是你與前兩名相差過大了,并且站在擂臺上,沒有接受任何的挑戰。

所以這次我決定再給你追加一個考驗,你在周安和奪魂兩人選擇其一,與其戰上一場,只要你在他們任何一人手下支撐五十招,那么你留下,萬化神兵以后就是你的了,如果你支撐不住,把萬化神兵放下,你離開。”

在強者老者的聲音落下后,李小傲沉默了一下說道,“我選擇奪魂。”

“好,到院中你們倆開始比吧,對了,萬化神兵暫時歸你使用,算是你奮戰成為第三個擂臺擂主的獎勵吧。”強者老者說道。

聽到萬化神兵歸他所用,李小傲的眼睛中一亮,和奪魂走到了場中,對持了起來。

李小傲拿著萬化神兵,萬化神兵化為了一道水銀,漫延至李小傲的全身,然后水銀變成了金身鎧甲,還是密不透風的那種。

“你出招吧,五十招我還是能抵抗得了的。”李小傲沉悶的聲音從里面傳來。

看到這里不但周安和奪魂的臉色變了,連強者老者的臉也變了。

周安的臉變了是感覺很有意思,所以變了。

奪魂的臉變了則是氣變的,認為李小傲以這種方式在藐視他。

強者老者的臉變了也是氣的,氣李小傲這么無賴,竟然以這種方法與奪魂打斗。

李小傲之所以這樣戰斗,就是在全身鎧甲的保護下,無論奪魂出什么招,他都能防下來,只是也有壞處,就是他全身極度的不靈活。

和看不到外面的情景了,畢竟眼睛露出來,那么他的眼睛就成為了奪魂攻擊的目標,對一個殺手來說,露出了眼睛,把對手打敗或者殺死,這也足夠了。

所以李小傲現在已經立于不敗之地了,不管怎么樣,有萬化神兵的幫助,他都傷不了。

奪魂眼中寒光一閃,瞬間出現在了李小傲的旁邊,拳頭一拳一拳向著李小傲的全身上下打去,把李小傲全身上下打了一個遍,當然了奪魂也記得只出五十招,五十招過后就停了下來。

當奪魂打完后,轉身間回到了原來的位置,而立在原地的李小傲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哼哼啊啊的大叫了起來。

而他身上的萬化神兵慢慢的變成了劍的形狀,露出了里面的李小傲,特別的凄慘,全身上下的衣服破破爛爛的,露出的皮膚也青青紅紅綠綠黑黑的,仿佛被什么虐待過一般。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生好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极渊之上

省略号挪挪

极渊之上

猥琐化妆

极渊之上

墨西柯

极渊之上

胡歌的小迷弟

极渊之上

黯奴

极渊之上

坞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