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如此相处已是好了》。

变后)王为皇太子。时坐隐、T你们要走:”傅红雪道“是

“這……這到底是哪跟哪啊!”

聽了林肖的這話,李玉龍真的是感覺莫名其妙。

說實話,他可沒想到自己究竟在什么時候答應要跟林肖合作了。

他甚至覺得,自己是不是不小心被林肖給坑了。

但饒是他想破腦袋,居然也一時間想不出給所以然來。

此時,林肖似乎是為了打消他的念頭一樣,便解釋道:“看你這一臉懵逼的樣子,還是讓我告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說實話,我現在需要你幫助我收集關于他們公司違法亂紀的證據。越多越好,我相信你這樣的人,應該能很容易就收集到的。”

聽了他的話,李玉龍倒是立刻把眼一瞪:“你這是什么意思?為什么這種事情要我去做!”

“為什么這種事情不能讓你去做呢?你是這個圈子的人,我又不是這個圈子的人。所以,這種事情讓你來做,肯定會更方便一點啊!”

“我……”

李玉龍還想說些什么。

但很快地,他的話卻立刻就被林肖給打斷了:“再說了,你不是為了唐芊芊,連公司的股份都可以不要了嗎?既然如此,為她再犧牲這么點,又算是什么!”

“話可不能這樣說,這是兩回事吧!”

李玉龍還想要狡辯。

不過,當他的這話才說完后,還是就沉默了一陣子。

雖然李玉龍的內心里面,有一百個不情愿。但如果仔細一想的話,其實李玉龍也能夠想明白了這其中的利害關系。

他在經過了簡單的思想斗爭后,還是對林肖說道:“就算我暫時幫助了你,那也沒有用啊!別忘了金明彥他們父子二人的實力是有多強,以他們這么過硬的后臺關系,你想要撼動他們,幾乎是不可能吧?”

“那你就不要管了,我自然是有我的辦法。你如果真的想要幫忙,就做好自己的事情便可以了。”

林肖又買了一個關子道。

聽到了林肖的話,李玉龍只覺得實在是太無語了。

他看著林肖,冷聲說道:“你啊,可真是一個瘋子!”

林肖聳了聳肩,回答道:“彼此彼此,你不也一樣嘛?!”

不過,就算是他愿意幫助林肖,這也是一個浩大的工程。雖然半個月時間內一定能找到對策,但一時半會兒一定也沒辦法解決。

也正是因此,他回去也必須要慎重考慮才行。

而且,就算那金氏集團的后臺很硬,他們也不可能將這種違法犯罪的事情,到處宣揚,必定會極為隱蔽地處理相關事情。

那樣一來的話,他想要調查出其中的內情,就是需要費不少力氣。

無論如何,這一切也必須是隱蔽進行。

因為如果貿然行動的話,則完全可能會引起對方的注意。

到時候不但沒有成功幫助他們,反而是惹禍上身。

所以,無論如何,他都必須思量再三,然后再行動。

也正是因為考慮到了這么多,他在想到了這一點后,便又問道:“那既然這樣,我先問你一個問題好了。你將他們給收購的話,有幾成勝算?”

“這我不能告訴你,告訴你的話,萬一你嘴大泄露出去該怎么辦!”

林肖想都沒想,直接給否認了。

李玉龍頓覺無語。

他是真沒想到,林肖這個家伙保守秘密居然這么嚴密。

“那好吧,既然你不愿意說,我也不勉強你。你回去等著吧,我如果有什么消息,會通知你的!”李玉龍說道。

聽了李玉龍的話,林肖也終于是豎起了大拇指:“你的覺悟真高!”

“還不是被你給逼出來的!”

李玉龍無語。

和李玉龍告別之后,林肖便開車準備送宋嘉兒回家。

在車上的時候,宋嘉兒終于是忍不住開口問道:“那啥,林哥,剛剛那個人,真的是傳說中的李玉龍嗎?”

林肖一聽了她的話,就覺得搞笑:“李玉龍就李玉龍唄,還傳說中的,他又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的角色。”

“哇,居然真的是他!”

此時,宋嘉兒的眼中,再度放出小星星來。

林肖見她這個樣子,頓覺無語:“我說,你至于這樣犯花癡嗎?他有什么好的,也不過就是一個很普通的人而已啊!”

這時候,宋嘉兒卻說:“嗨,你有所不知啊!他可是很多人的偶像呢!”

“就他?也算是偶像?”

林肖嚇得連下巴都快掉了下來。

說實話,他還真的沒有想到,現在的小女生居然會認為李玉龍是個大帥哥。

不過想了想,林肖也就釋然了:不管怎么說,他李玉龍都是多金又多情的人設。所以,能夠討小女生歡

無論對方是不是以落金引誘自己,交易了這個東西之后,沈深都準備要離開了,不過不是這個時候,還需要等一等。

十六個隱晦的神識烙印,在聶子布的神識中,都在拍賣會現場,雖然自己的神識不能掃出去,但只要烙印在,就不怕對方走掉。

拍賣會在俏麗的單欣主持下繼續,許多珍貴的法寶、丹藥依然一樣樣地繼續拍賣。

沈深卻沒有了這份心思,落金已經收進了戒指,卻不敢收進碎星塔,無論落金上有沒有烙印,小心一些總是沒錯。

識遁,神識到達......

,欲掘梁太祖墓,斫棺戮尸头笑道:我也是女人,可是

早晨6点不到,唐文哲斜靠在中山医院ICU病房外的椅子上睡着了,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声轻轻地呼唤声,‘文哲,文哲, 你还好吗?’

唐文哲感觉就在梦里,声音是那样的温柔,背景音乐里还夹杂着小提琴的声音,那是帕尔曼拉的著名小提琴曲《辛德勒的名单》,琴声是那样的悲伤,淋漓尽致地展现了战争阴影下犹太人的凄凉心境,催人泪下。音乐在平和中蕴藏着深沉的悲悯,在黑暗的绝望中挣扎,给人一种无奈、痛苦、却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

唐文哲又听到一声呼唤:“文哲,你累了吧。”

那是曹珊珊的声音,不是做梦,唐文哲挣扎着让自己醒来,他用尽全力猛然睁开双眼,只看到自己面前有一个模糊的身影,他使劲揉了揉眼睛,看清楚在自己面前的确实是曹珊珊。

“珊珊,你怎么来了。”唐文哲惊讶地问道。

“我已经来了一会儿了,看你睡的很熟就没有叫醒你。”曹珊珊轻声说道。

“哦,对不起,我是睡着了,还听见你在拉小提琴呢?”唐文哲说道。

“哦,拉什么曲子呀?”曹珊珊追问道。

“帕尔曼的《辛德勒名单》,很好听。”唐文哲说道。

“那首曲子我一直拉不好,总是到不了帕尔曼对曲子理解的境界,帕尔曼作为一名以色列著名的小提琴家,对祖辈们在二战中所受到的痛苦有切身的感受,只有经历过爱恨离别的人才会有这种感悟,拉出一番对人类灵魂拷问与追寻的意境。”

“是啊,人的一生都不容易啊,你看黄弘毅这事,谁也没想到会这样突然发生。”唐文哲说道。

“黄弘毅现在情况怎么样呢。”曹珊珊说着从一个大布袋中拿出了早点,说道:“我刚买了两个你喜欢吃的新亚肉包和烧麦,还有一大杯豆浆,你一定饿了吧,先吃了再说。”

唐文哲确实感到饿了,打开早点手拿一个肉包放进嘴里就只剩半个了。

“慢点吃,喝点豆浆吧。”曹珊珊说道。

唐文哲喝了几口豆浆说道:“昨晚经过医生全力抢救黄弘毅生命体征是平稳了,现正在ICU病房观察,医生说:‘家属要有思想准备,病人还处在深度昏迷状态,没有脱离危险,接下来的24小时很关键,就要看病人的体质了,如果能恢复意识就是万幸,如果超过24小时不能恢复意识,说明病人的中枢神经系统因短暂窒息造成了永久伤害,那生命就很危险了,也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这么严重啊!”曹珊珊说道。

正在这时ICU病房的门被突然打开,几个护士冲了出来大声叫道:“黄弘毅家属在吗?啊!在吗?”

唐文哲心里咯噔一下,‘不好,要出事了。’

唐文哲手里的半个肉包子滑落到了地上,说道:“哦,我就是黄弘毅的家属,有情况吗?”

“哦,你就是黄弘毅的家属啊,叫你怎么不回答,你赶快去药房拿点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们的黄弘毅醒了,而且神志非常清醒,刚才突然叫我们‘护士同志,我这是在哪里啊?’把我都吓得半死,他还要坐起来,我们从来没有见过深度昏迷后这么快恢复意识的病人。现在好了,医生刚才说要为黄弘毅吊点补充能量的药物,你赶快去付款然后到药房去拿一下,马上送过来,越快越好。”

唐文哲笑着说道:“好,我马上去办。”唐文哲兴奋地一手接过护士递上来的单子刚要回头离开,一看自己手里还拿着杯豆浆,赶紧把杯子放到曹珊珊手中,又回头对护士说道:“好消息,也谢谢你们了,你们辛苦了。”说完扭头就跑。

曹珊珊瞧着唐文哲背影笑着说道:“你慢点走,瞧你... ...”

几分钟后唐文哲满头大汗跑了回来,把药交到了等在门口护士手中,ICU病房的房门又关上了。

“哎,太好了,真是个好消息,黄弘毅总算挺过来了。”唐文哲挥舞着拳头说道。

“瞧你高兴地样子,人还没有看到,等可以进去看过了你再高兴吧。”曹珊珊说完把豆浆杯子又递到唐文哲手中,唐文哲猛地喝了几口豆浆。

“你还是坐下慢慢喝吧,一晚上也累了。”曹珊珊说完等唐文哲坐下后自己也坐在了唐文哲身边。又把一个肉包子送到唐文哲手中。

唐文哲刚想接过肉包子,但突然缩回了手说道:“让我打几个电话把这好消息告诉大家。”

唐文哲刚站起,突然医院的走道里远远的来了一批十几个人,快步如飞向唐文哲走来,唐文哲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见声音已经传来:“唐经理,我们来啦。”

说话间,通信电缆厂车间主任张文强走在队伍最前面来到了唐文哲面前,握着唐文哲的手说道:“唐经理,你辛苦了,我们黄厂长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黄厂长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怎么会这样的。”后面的群众七嘴八舌纷纷关切地问道。

“张主任,各位,你们静一静,刚才几分钟以前护士出来说你们的黄厂长已经没事了,醒过来了,而且神志非常清醒,还想坐起来说话,他没事了,你们放心吧。”

“那就好,那就好了,唐经理说‘我们的黄厂长没事了。’”张文强激动的对身后的同伴们说道,生怕后面的人没有听到。

后面有人大声说道:“太好了,太好了。”此人有挤开人群走到唐文哲提问道:“唐领导,我们黄厂长一直好好的,怎么会服药自杀呢?我看可能是有人陷害我们黄厂长,领导你一定要为我们黄厂长主持正义,把坏蛋给抓出来。”

张文强立即说道:“哎,你话不能这样说,我看只要我们的黄厂长没事了,问题一定会搞清楚的,大家不要瞎想了。”

张文强又转身对唐文哲说道:“唐经理,昨天我家里有事没有加班,晚上黄弘毅出事我一点都不知道,都是汪明霞一个人在处理,亏得她及时把黄弘毅送到医院抢救,汪总今天早上才打电话告诉了我,让我直接到医院里来,我就带着一帮兄弟们来了。”

说话间,汪明霞带着几个女工从人群的后面挤了过来说道:“唐经理,你昨晚辛苦了,还饿着肚子吧,我昨晚回公司休息了下,早上厨房的老师傅们早早就到厂里了,大家一起做了早点,来你自己拿几个包子填填肚子吧,还有葱油煎饼、豆浆和稀粥。”

几个女工抬出几个不锈钢的蒸格,放在椅子上,打开了蒸笼盖子,里面的早点还冒着热气。

“汪总,我已经吃过早点了,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夫人曹珊珊,是她给我送早点来的。”唐文哲示意一直站在旁边的曹珊珊说道。

“哦,曹老师你好,一直听唐文哲说起你,今日见面非常荣幸。”汪明霞双手握着曹珊珊的手说道。

“明霞,你好,我们文哲没有欺负你吧,早听说他让你去条件比较艰苦的地方锻炼,给你压担子,最近还要你去组建新的高科技公司,工作一定很辛苦的吧。”曹珊珊笑着两眼看着汪明霞说道。

“唐经理在家里也经常向你汇报单位里的工作吧,你对我的情况掌握得非常清楚的嘛。”汪明霞说道。

“是吗?那还不止这些哦,我还知道你是击剑运动高手哦。”曹珊珊进一步说道。

“哈哈!”汪明霞大笑着说道:“看来唐经理把我的底牌都告诉你了,这下我可是彻底暴露了,让曹老师见笑了。”

“这位曹老师说得对,我们的汪总是击剑高手,我们都被他击打过,身负重伤,只能服从她的领导。”有位老工人开玩笑地说道 ,眼睛却朝放在蒸格中的肉包子看看。

唐文哲的手机响起,唐文哲打开手机看见是刘平总来的电话,赶快走出人群接听,说道:“刘总,你好,这么早就打电话过来,我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黄弘毅已经清醒过来了,刚才护士出来对我说的。”

“好,太好了,唐经理,你也辛苦了,我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昨晚我回家后就打电话问了纪委的相关同志,有关黄弘毅同志离职审计结论的问题,他们对我说昨晚10点多已经收到审计组的最终报告,黄弘毅同志离职审计结果非常好,一点问题都没有,详细的我们以后再谈,我还要好好的感谢他为企业做出的贡献,先告知你这个情况,你也要注意休息,不要搞得太疲劳了,就这些,我挂机了,你注意休息。”刘平副总在电话那头

“报仇?不知我天星派如何得罪了大人。”天星派帮主说道。

“电影院和周府你应该知道吧,那是我的。”周安只是简单的提醒了一句。

天星派的帮主呆了一下,随即吓的脸都白了,哆哆嗦嗦的说道:“原来你就是周安……公子啊。”

“现在知道原因了吧。”周安冷冷一笑的说道。

“我说那不是我们天星派的意图,你相信吗。”天星派的帮主说道。

“都已经做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周安说道。

“其实这并不是我做的,而......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如此相处已是好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最强店长

长歌欢

最强店长

折耳根大户

最强店长

影独醉

最强店长

花开缓缓归

最强店长

流年往事

最强店长

月空楼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