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干扰》。

喔,不僅是海帶,要是有其他的海貨,也可以叫穆叔看看有沒有,有的話也可以買一點回來。就算是沒有也可以囑咐穆叔,讓那些跑海船的人給帶上一些。

......

老朱,馬皇后,還有朱標三人少見的坐在一起吃飯,跟隨老朱的老太監站在一旁伺候。

皇家的膳食自然不會像韓家那樣窘迫,擺在幾人面前的就有十二道菜肴,有燒鵝、火賁羊頭蹄、鵝肉巴子(肉干)、咸豉芥末羊肚盤、蒜醋白血湯、五味蒸雞、元汁羊骨頭、蒸鮮魚、五味蒸面筋、羊肉水晶餃等等。

就這都還是吃的畢竟簡單的,按照規矩,老朱的晚膳得有二十道菜才是。

用過晚膳,老朱和朱標閑聊了幾句,不知道怎么的就聊到了韓度身上。

“韓度最近是在做什么?”

聽父皇提到韓度,朱標臉色頓時變得十分古怪。

老朱看見,心里想道,這個憊懶的小子最近不會又鬧出什么幺蛾子出來了吧。

抬眼看見一旁的老太監,見他也是一副便秘的表情,當下就問道:“你這老東西也知道?那你就說說,那小子又干了什么事吧。”

這才是無妄之災,老太監心里暗罵自己該死,怎么就沒有忍住,在皇上面前露了行跡。不過這也不能怪自己忍不住啊,實在是韓度那家伙做的事情,太過出人意料了。

當然,韓度買豕食回去吃的事情,老太監是萬萬不敢在這種時候說出來的,要是影響了皇上剛剛吃下去的飯食,那才是死罪。

但是面對皇上的問話,老太監不說也不行啊,只好吞吞吐吐,猶猶豫豫的擠出幾個字,“奴婢,奴婢......”

“父皇還是不要為難他了,韓度做的那事,提起來讓人倒胃口。他不是不說,而是怕影響到父皇,不敢說。”朱標見老太監為難,便好心一下,幫他解了圍。

老太監感激的看了太子一眼,聲音委屈的和皇上解釋:“奴婢對皇上忠心耿耿,皇上但有所問,奴婢知無不言。但是,但是那韓度做的事情,實在是讓人倒胃口,因此奴婢才不敢在皇上面前提起,請皇上恕罪。”

老朱聽了老太監的解釋,隨意擺擺手,饒了他。

但同時,老朱對韓度究竟做了什么事,連自己的心腹太監都不好在自己面前說出來,而更加的好奇了。

抬眼便問朱標,“那小子究竟做了什么。”

朱標見父皇非要打破砂鍋問到底,臉上的古怪意味更加濃厚,諂諂的說道:“父皇您還是別問了,要不兒臣等您消消食之后,再說與您聽?”

“這和消不消食有什么關系?”老朱眉頭一皺,不滿的問道。然后大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語氣平淡,“說吧,咱這一輩子南征北戰,什么場面沒有見過?”

朱標猶豫了一下,還是如實說道:“他在西市上,把人家的豕食買回家吃了。”

空氣瞬間禁止。

鼠一接着汇报了宗门内的储存矿石。这些年一直虽有不少累积,不过也只是宗门繁盛时期的一成而已。

张航回头撇了宁无情,:“用这些矿石,你能打造多少巨弩?”

“若是全打造巨弩的话,应该能打造万架。可全部打造了巨弩之后,那箭从何来?”宁无情说道。

张航点点头,而后将小白一众全部放出。

“小白,我现在需要在一块荒域中建立起来一个化神一期修士聚集地的遗迹。”张航和小白说道。

“这种遗迹规模不大,若是想建立起来,花上几年时......

他哪里知道东方灵却根本不知此陆小凤变成了无足轻重的人,这

剩下的墟客,就消失在茫茫离墟之中,尸骨难觅了。以前大多死在邪物手上,现在大多死在同行手中。

一路上,璐人听说这两兄弟是去离墟发财的墟客,都敬而远之,少了许多麻烦。当然,有麻烦他俩也不怕。

晶苧现在有了御用摄像师水晶,导演的热情高涨。天天盼望着王泱两人在路上遇到点土匪打劫、英雄救美、采花大盗、客栈黑店之类的节目。

可惜夏地千年和平,民风淳朴。璐国分裂南北,可在儒宗的镇压之下,近二十年没有发生大规模内战,自然没有流民逃兵之类强盗的来源。

各地的领主也绝不会允许自家领地附近有强盗和土匪出没。

因此,晶苧很失望,她的新剧《墟客》少了很多素材。

红果青泉就很开心,她着看什么都好奇,看到好看好玩的东西就想买,看到好吃的就想吃。

小妮子神经粗大,丝毫不担心她的寨子和阿嬷。就像她的阿嬷也没有顾忌她的安危,一次没赎回人质,就直接翻脸了。

群山之子和大漠兽族一样,每天早上出门打猎,晚上就可能回不来了,生死之事,看的不重。

她难得离开无尽山海,来夏地一趟。王泱几乎满足了她的所有要求,除了买吃的比较节制。

吃货青泉总是翘着嘴嫌弃王泱小气,吃胖了有什么不好?红果寨几十年没有出一个胖子,如果她吃胖了回去,阿嬷一定很高兴!

最终,晶苧导演的公路冒险剧拍成了璐国风土人情美食纪录片。

每经过城镇,都要陪红果去逛街游玩。从维州一路玩到玉州,中途还参加了璐国王都庆祝国家统一,璐王通正式继位璐王的大庆典。

如此,俩“兄妹”抵达离墟之时,已经是近一个月之后了。

刚接近一个叫鸿运镇的小镇子,便被一个獐头鼠目的老人拦住,笑眯眯的道:“老汉是黑煞帮的老唐,两位兄弟,第一次来离墟逃生活吧?”

王泱点头道:“正是,不知阁下有什么指教?”

老唐神神秘秘的道:“大兄弟可知这离墟里的规矩?”

王泱摇头:“初来乍到,委实不知。”

老唐热心的请两“兄弟”去镇外的小茶棚子里喝茶休息,然后细说。

三人来到一个只有顶棚的破烂茶棚,一个老婆子给三人倒了一大碗粗茶,茶汤黑黄,碗底都是渣滓。又端来一碟盐水豆子。

王泱小时候喝过这种量大管饱的大叶子茶,那时的劳动人民就用这种茶解渴。直接喝了一大口,嗯!浓浓的茶味,别有滋味。

红果青泉见他喝了之后微微咂嘴,就放心的也喝了一大口。这是王泱表示没有异常,可以放心吃喝的暗号。

老唐见两人大口喝着粗茶,有能吃苦的架势,不是那些来离墟找刺激的公子哥儿。笑道:“王老弟,这离墟里的规矩,就是谁拳头大谁有理,没点本事死在里面也白死。我们这些来讨生活的普通人,

陸隱靜靜聽著,傳法與巡法,倒是不意外,在那個年代有道主鎮壓,無論是祖境還是半祖,都要接受這個規則,或許這也是那個時代,人類鼎盛的原因。

由絕強者統一人類,才能發揮人類真正的力量。

他如今要做的也是這個。

分散的人類勢力如何比得上一個統一的天上宗?

“十二天門的職責是守護大陸門戶,根本不參與天上宗管理,真正能管理天上宗的是道主與宗老,如果道主閉關,自然由道子代天行走,除此之外,還有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干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阿芝

打卡摸鱼

阿芝

浩渺龙潭

阿芝

米迦乐

阿芝

最靓的星

阿芝

罗森

阿芝

三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