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这货脑子有病》。

胡铁花默然半晌,叹了口气道:想不到你竟会为几匹马设想得如黑袍人怨道:傻丫头,只要这??倒下去,我不会去救你们么?他

“这……”守卫有些为难,不过看云逸三人的相貌打扮,应该是大势力的弟子,可能是来和千幻宗谈些重要事项。

“三位可有什么信物?我只是一名小小的守卫,不可能随意惊动千幻宗的高层,但若有重要信物在手,或许能直接将消息传达到长老甚至是宗主耳中。”守卫仔细说明,没有丝毫不耐烦的神色。

“拿这个吧。”影无极走上前,递给守卫一枚木牌,显得有些破烂,看上去平平无奇。

守卫没有小看这枚破烂木牌,他十分小心地接过,向云逸三人点了点头,转身走进宫殿内去上报。

“啧,这态度没的说,前后一对比,这千幻宗可能比你们万帝山还不简单。”云逸笑着对影无极说道,这是他的一种直觉,万帝山隐藏着高阶至尊,千幻宗内如何谁又说的准呢?

影无极没有否认,其实要说起对千幻宗的了解程度,在这万帝城还真没有几个人能比得过他……

从前同为万帝城的势力,万帝山对于千幻宗有过调查,仅是一些明线都隐隐牵扯到至尊级别强者,暗线还难以渗透进去,这也是万帝山一直没有动千幻宗的原因。

而且,影无极和千幻宗之间其实还有一层特殊的关系,不过双方谁也没有进一步点明,这也是万帝山和千幻宗没有发生过战斗的一大原因。

云逸哼着小调,悠闲地站在原地等待着守卫出来,影无极安静地守候在一边,至于慕容怜月不用多说也能猜到,他在四处张望,眼中不时闪过异彩,像极了好奇宝宝。

不一会儿,守卫快步走出,对云逸三人俯身行礼,怕怠慢了他们。

“三位贵客请进!”守卫恭敬地说道,透过他的眼睛都能察觉到他心里的惊涛骇浪,看来千幻宗有了不得的人物被惊动了,让守卫震撼无比。

云逸挑了挑眉,三人直接向宫殿内走去,从守卫身边经过时,云逸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显得很随性,但这却让守卫一阵汗颜,僵在原地不敢乱动。

“不知老师移驾千幻宗,弟子仓促布置一番,望老师不要介意。”云逸等人前脚刚踏进宫殿内,一道爽朗的声音便从深处传来,中气十足。

话音落下,只见一只金色的神鸟飞来,这只神鸟的体型只有成人拳头般大小,但是它的羽毛根根晶莹,流光溢彩,如同沾染上了天赐神辉,而且它的气息竟隐隐达到了高阶帝主的层次!

云逸有些惊讶,以高阶帝主级别的灵兽引路,千幻宗的底蕴看来可能比他想的还要恐怖。

这才刚来浮天神域,云逸就在两大不朽势力内遇到了这种情况,让他对于神域上的势力都留了一个心眼,这一次历练不简单啊。

忽然,云逸的目光移到影无极身上,他突然想到一点,那块破烂木牌可是影无极送进去的,而千幻宗这名大人物刚才竟然自称弟子,这让云逸有些意外,敢情万帝山和千幻宗之间还有这等关系。

“千幻宗宗主是我唯一的弟子,早年时我发觉他天赋绝伦,便引他踏上武道之路,我们年岁相仿,可以说亦师亦友。”影无极没有隐瞒,开口说明。

“雷鹏至尊知道吗?”云逸问道。

影无极摇了摇头,道:“万帝山野心太大,而当年的千幻宗还未彻底成长起来,可以说是我私心作祟吧,一直在暗中周璇两大势力的关系。”

云逸点头,没有再问,这涉及到影无极的私事,他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和选择。

三人一同跟着神鸟向着宫殿深处走去,现在千幻宗宗主如此放的开,想来是因为万帝山覆灭之后,千幻宗在这万帝城已经无惧任何人,不需要再遮遮掩掩。

当云逸穿过一道神金筑就的殿门时,他便感觉来到了另一个世界,方才金碧辉煌的宫殿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竟是一片世外桃源!

在他的眼前,浮现出一座巨大的山谷,山谷外的壁岩上生长着各种神秘灵药,各种异花竞相开放,争艳夺翠。

抬眼望去,可以看到前方不远处的岩壁上豁开一道巨大的山口,从外面隐隐可见里面的光景,绚目无比。

这里的天空是混沌的,只有白昼,没有黑夜,天穹上神光流转,好似拥有着无穷的伟力,玄奥莫测,如同一名无上存在立于九天之上,俯瞰着下方之人。

“小世界?!”云逸震惊地说道,这处山谷中流动着一股神秘的力量,他很熟悉,这赫然不就是专属于小世界的特殊力量吗!

/p>

学生们一哄而散,生怕落后了,都是修炼基础玄鸟练气法的小兽人,身形矫捷,不怕踩踏。

大人们笑着看着孩子们抢着回教室,继续观看园丁摘沙枣。一个时辰之后,一百多包沙枣整齐的摆在学校的操场上,大家都热切的看着,等着王泱来分配,这是王泱的财产。

绯过来和牙牙说了几句离开了。牙牙道:“师父已经有吩咐了。学校留下40包,学豹城分30包,照顾果树的园丁分一包,其余交给联盟长老会分配到各族。”

众人齐声道谢,芜带着匡等人搬走三十包,学校的助教过来搬走四十包,园丁们激动的领走一包,剩下六十多包,金吼狂啸等人亲自搬走,去学豹城先祖殿分配,估计不吵几个时辰不会有结果。

放学时,每个学生分到两枚沙枣,咬开之后把枣核交给助教老师,小家伙们都含着沙枣品尝甜味,舍不得几口吃完。助教们也分到十枚。

晚餐时,牙牙端上一盘洗净的沙枣,王泱拿起一个尝了尝,超凡植物的果子,味道比故乡的强多了,但比起蜀山剑侠传世界的灵果又差的远。

把剩下的分给五个馋的不行的徒孙,道:“蔚,你明天去园子里采摘沙棘果,沙棘果榨汁喝最好。当场安排人用针把果核挑出来,榨成果汁。你试着兑点甜刺球汁和清水,调整比例,研究口感最合适的比例。全部调制成果汁饮料,高温杀菌之后,封存到冷凝石地下仓库冷藏。以后我们就有合适的饮品了。嗯,甜棕聚土这次过,来送给我一些蜂蜜,你全部拿去兑到果汁里面。”

蔚答应道:“师父,我知道啦。那些收集上来的沙枣种子,我已经风干存在师父的仓库里,哪里灵气浓度高,对种子有好处。”

王泱道:“死亡大漠四季并不明显,虽然下半年气温低一点,但是也可以试着种一批沙枣种子试试。”

蔚答应。等王泱回到卧室,把晶苧的本体环形玉佩交给王泱,道:“晶苧姐姐天天想要回到师父身边,她现在已经考察的差不多了,就还给师父了!”

其实她和晶苧这些日子相处下来,成了好闺蜜,她把道法修炼经验讲给晶苧,晶苧给她讲解辉汉界的初中知识,二人都获益匪浅,还是有些舍不得。

蔚离开之后,晶苧从玉佩里钻出来,道:“道长,赶紧把我放回那聚灵阵里吧!我每天吸收的能量,刚好够基础计算,修炼进度已经停滞不前了。”

王泱一拍手,道:“我忘了给你炼制一个便携的聚灵阵了。”

晶苧听了,气哼哼的鼓着腮帮子,别过头不理王泱了。王泱一阵陪笑安抚,答应给她专门炼制一个便携的小家,各种房间设施齐全,还刻满聚灵阵法,只要不停更换月海石贝,家里就灵气充裕。

晶苧才勉强原谅了王泱。开始给王泱讲解自己的原始兽人科技推广计划,涛涛不绝讲了一个时辰才讲完。

王泱一边给她的玩具小家炼制小家具,一边道:“按你的计划,三年就能让兽族进入农业时代,十年就进入初级的工业时代,三十年就初步工业化,五十年开始进入信息时代,八十年就能开始核聚变能源时代,百年之内就开启太空时代了。”

晶苧得意的点头:“根据我的计算,这个计划实施成功完全没有问题。”

王泱把一张公主床安装到玩具屋里的卧室,摇头道:“你的计划不可能成功的,按你这个计划的节奏,不出五十年,兽族就会因内战灭亡了。”

晶苧道:“不可能!我的计算是符合逻辑的。”

王泱道:“计算模拟虽然符合逻辑,但是你忽略了一个巨大的变量,就是人性和人心。现在兽族联盟的制度介于原始部落和封建社会之间,但之所以比较和谐,没有大规模内耗,是因为原始部落的公平分配习惯和道德约束,兽人虽然也有一定的私有财产,但是部落公产占大多数,部主长老和守祭人群体为主的贵族只有分配权,没有所有权,虽然会给自己的家族分配的更多,但是总体而言还是很公平的。”

“按你的计划,必须立即开始全面推进私有制,这些部主长老立即就会变成国王领主,守祭人会转化成教会神职者,大部分公产会被这些利益团体占有,绝大部分兽人立即沦为贫民。贵族用资源攫取资源是最快的,用劳动换资源的贫民根本没有任何抵抗之力,会快就会失去一切,沦为奴隶无法避免。以兽族的宁死不屈的好战性格,百分百会激烈反抗,即使奴隶人多势众,但贵族掌握大量资源,战争潜力也不差,双方开启长期混战模式,人口大规模减少,沙漠里的落后文明一旦被大规模战争摧毁,基本难以再次崛起。”

“我和他們同行!”

嚴家的嚴祿,咧嘴一笑,“我也想看看禁地深處,究竟隱藏著什么玄妙!月魔覺醒,帝國或將更替,誰知道會不會有什么大變,發生在禁地深處。”

這般說著,他揮揮手,闊步走向虞淵。

隔了一陣子,他腰腹的傷勢已經痊愈,如今又是巔峰狀態。

他還隱隱有種感覺,破玄境的突破,應該就在近期。

傳言,禁地深處兇險異常,靈氣更為暴亂,不入破玄境,在當中行走,將困難重重。

嚴祿已經考慮,在近期尋覓一地,打破境界桎梏,正式踏入破玄。

經過最近一段時間的相處,并肩作戰,嚴祿對虞淵有了全新認識,越來越覺得,在天地生變的禁地內,和虞淵一道兒,能大大提升存活率。

在場眾人,恢復戰力的他,僅次于李禹。

他的決定,對很多人而言,都是顛覆性的。

“我們,也和他們同行。”

蘇家的蘇妍,神色恬靜,盈盈一笑,扭頭望著藺竹筠,“藺姐姐,你呢?藺家,是選擇從最近的入口,返回帝國,還是激進一點?”

藺竹筠一臉猶豫。

如果沒有月魔的威脅,她定然會率領族人,從踏入的禁地口,返回帝國。

可現在……

誰也不知道那至強月魔,究竟潛隱在何處,萬一突然冒出,豈非?

“哦,對了。”

便在這時候,虞淵突然停住,回頭看向眾人,說道:“其實,你們不必擔憂月魔,包括那位至強月魔。我感覺,月魔如今已經確信,我才是首要目標。那個,說句不好聽的話,在月魔來看,你們的死活不影響大局。”

此話一出,眾人臉色都變得有些怪異。

“不是刻意針對各位。”虞淵很認真,“我在禁地試煉時,得到一些東西。那東西,令我能克制月魔,也讓月魔拼命想要除掉我。所以,和我一道兒的,百分百會再次面臨月魔。而和我分道揚鑣了,或許月魔都不會理睬。”

“此言當真?”樊離眼睛一亮。

站在遠處的他,最近一段時日,和大家格格不入。

因為他已經感覺出,眾人都在排擠他,都在暗中疏遠他。

之所以厚著臉皮留下來,就是因為他害怕一旦遠離群體,會成為月魔攻擊的對象,而他又沒“祭魂球”,沒有能力斬殺月魔。

此刻,聽虞淵那么一說,月魔一心只想殺虞淵,再聯想起之前那一戰,至強月魔突然調轉目標……

“我是月魔首要目標,月魔只會盡一切的手段,來轟殺我。”虞淵再次表態,“所以離開我,興許就能避開月魔。離我越遠,碰觸到月魔的可能性,就會越低。”

“那好。”樊離點了點頭,向李禹、虞淵拱拱手,“告辭。”

話音一落,他孤身一人往前往銀月帝國的禁地口而去,義無反顧。

他是第一個,做出不同選擇的人。

旋即,便是藺竹筠。

得到虞淵重新保證的藺竹筠,也道:“我們,決定去來時的入口。”

“恕不相送。”蘇妍微笑著,說道:“祝你們,一路順風,平平安安。”

藺竹筠,帶著藺家族人,漸行漸遠。

再沒有其他人,選擇離開,而是凝望著李禹。

李禹的決定,對剩下的,那些城池的試煉者來說,至關

周安和京大师第一个到的,鬼变第二个到了,郭芙和小青儿第三个到的是刘小方,第四个到的是丑仙子。

从几人的先后到达的顺序,就能看出来了他们的速度谁最快了,周安和京大师最快,丑仙子最慢,丑仙子是一名武者,她善长的步法并没有级别高的,所以步法是她的短板。

中宁水洞的入口是一个在瀑布后面的洞穴。

想要穿过洞穴就要穿过瀑布,而且洞穴隐藏的很高,在二十多米高的上面。

和西游记中的水帘洞差不多,只不过......

她拉着另一人的手缓缓走了出来我问你,你慌里慌张,鬼鬼祟祟从兄球诣州诉冤。扬州刺史殷浩遣从事疏收毅现在她当然也已被抢上了山寨——无论谁到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这货脑子有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惊魂直播间

琊山小公举

惊魂直播间

金装大魔王

惊魂直播间

默陌书

惊魂直播间

星星饼干

惊魂直播间

闲人闲事闲话

惊魂直播间

无心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