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死亡世界一日游》。

一个女人就算真的能活到一百八说得花无缺不敢抬头,汗透重衣

王长生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人从浑浑噩噩中瞬间就恢复了清明,白马山的老道哪里想到对方明明已经受制于阴阳镜了居然这么快就脱困而出,属实不在常理之内,猝不及防下,王长生左手一拍身后的背包,那把七寸长许的桃木剑就飞了出来,顿时被他握在手中,随即王长生左手收拢肘部“嘭”的一下顶着老道的胸口,一转身就将他给压在了墙上,右手攥着那把木剑抵在了他的心口上,眼看着一剑就要穿透老道的胸膛了。

  “不好意思,你可能不知道的是,当初我家小师叔为了防着我被人受制,他宁可损了十年的阳寿,也为我遮住了我的命格,就是免得我被像你们这种名门正派的人发现后受制于你”王长生阴着脸说道:“老仙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闲事管地太多,我就只能送你上路了……再见,来不及握手吧”

  白马观老道眼睛顺势就落在了王长生手里的木剑上,当心口感受到剑尖戳破肌肤的痛感时,临危之际他脱口而出道:“陈青山是你什么人?”

  这把木剑乍一看起来平淡无奇,看不出是什么样的质地,样式老旧做工粗糙,但两面剑身上刻着两幅山水图纹,透露出一股沧桑,古朴的气息,这是昆仑山脉的走向图。

  王长生眼看着就要杀人灭口之际,听闻对方的话手中剑尖顺势一收,皱眉问道:“你认识陈青山?”

  “你是昆仑观中人?”老道反问了一句。

  陈青山道号青山真人,昆仑观主,不过世间知晓此人的向来不多,因为陈青山平时行踪不定,宛若闲云野鹤一般常年云游不知所踪,能从这把剑上就认出王长生的来历,想必是曾经见过陈青山和这把随身佩剑。

  听来似乎有些稀奇,但全因青山真人从来不出剑,见剑者几乎九成九都必死无疑,见者不死的,那应该是旧识了。

  王长生脸色阴晴不定,但手里的剑却从对方的心口上收了回来,这老道能脱口而出陈青山和昆仑观这两个名字,定然不是道听途说的。

“你认识我师傅?我劝你最好不要胡掐,不然我这边杀了你,那边就走一趟白马山,送你的徒子徒孙和你一道在黄泉路上叙旧”

白马老道轻吁了一口气,咽着吐沫说道:“我和青山真人恰有一面之缘”

  二十几分钟之后,白马山外的一间茶楼上,王长生和这老道对坐,两人面前放着一壶沏好地陈年白茶,彼此之间似乎已经化干戈为玉帛敌意渐消了。

  茶水翻腾,热气缭绕,淡淡地茶香气飘了出来。

白马山道士惊疑不定地看着面前的青年,良久之后为对方斟上一杯热茶,开口说道:“我知道,昆仑观中似乎已经很久都没有人下玉虚峰入世了”

  世人只知昆仑山,却不知玉虚峰上有座昆仑观,这座不知道传承了多少年的古老道观,在有着万山之祖之称的昆仑山上,世代镇守着这片土地上的二十四条龙脉。

王朝可以更替,但龙脉不能有变,这是昆仑观的世代祖训。

  只不过这一点在中土大地上鲜有人知,就更无人知道,昆仑观弟子有几何了。

  陈青山是这一代的昆仑观观主,如果想要形容一下此人的话大概只有一个词能够概括一下了,那就是神龙不见首也不见尾,他不见首和不见尾的离谱程度可以堪称奇葩了,因为王长生作为他的关门弟子,都有六年没有见过师傅了。

  王长生是被他的小师叔和几位师兄一把手带起来的,他在十二岁那年被陈青山带进昆仑观后,没过两年陈青山扔下一句我要云游去然后人就失踪了。

后几年他都是被小师叔和二师兄代师授艺的,而四年前小师叔也扔下一句我要去云游然后也走了。

再过两年几位师兄也走了,整个昆仑观中就只剩下了王长生和六师兄。

  “我见过陈观主,当时他手里拿着这把剑,那是十年前的时候了,陈观主来白马山见我师傅,他说要将这剑放于白马观十八年,换借我镇观之宝阴阳镜,但那时我师傅两年后要阴阳镜有大用,就婉拒了陈观主……”

  王长生顿时愕然,十年前正是师傅带他离家上昆仑观的时候。

  十八年后,他步入而立之年,正好三十。

  “你为什么是个死人?”白马山老道皱眉问道。

  王长生

“子琪,你有什么事嗎?盡管說哈,我一定會幫你的。”徐浪笑嘻嘻地說道。

“我想和丘陵小姐聊一聊。”夏子琪看著丘陵說道。

“嘎?”徐浪一愣,心里有點不太自然,原來不是找我的……

丘陵眼睛一轉,笑了笑,走過去拉著夏子琪:“子琪妹妹,我們走,找個風景好的地方聊聊天。”

“嗯?”

徐浪看著那兩個女人的背影,有點懵圈,于是喊道:“洪剛,你過來一下……這兩個女人,是不是有問題?”

“老板,這個不是樂園的事情,我就不發表意見......

一个热心慈善的富翁,向三个贫述意恶之,召县中豪杰谓曰:“

原始文明之力?

什么玩意???

陳立滿頭問號,完全沒搞懂系統在說什么。

還點亮圖標呢,你擱這玩QQ?

呼啦~

倒懸塔飛出來的黃氣鉆進了陳立的身體之中。

他還在疑惑“文明之塔”到底是個什么玩意,一股劇痛忽然從身上傳來!

痛!劇痛!于当时还没出发,若是即刻与季辽翻脸,怕是赤阳和垂莲会乐的在一旁看着,绝不会出手帮他,所以李听诗便暂时把心里的恨意给压了下来。

现在则是不同,眼下他们已在地宫的第三层,而那藏有重宝的古楼已化作飞灰,其内的东西必然全被季辽拿走了。

季辽又把不分给......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死亡世界一日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少孤见

若花辞树

少孤见

小小羽

少孤见

九翅

少孤见

花家大少

少孤见

梦溪石

少孤见

缘来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