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背负所有怨念的怪物(4000)》。

老实和尚却不考虑,乘着这一绊瞧见她的时候,她就是这样子,

“你有沒有和常空……那個?”

“哪個?”丁秋云臉一紅。

“你裝樣,那個……就是男女那個!”

“沒有,我們是朋友,僅此而已。”

“不會吧?”柳乘風奇道:“你們一路,天天住一個客棧,真的沒有那個?”

“沒有,你才多大,怎么也說這個?”

“我問下而已嘛,假正經,你還害羞呀!”

又道:“常空如果不把血玉佛拿給我,我就把你們都殺了!”

“你為何偏要血玉佛?”

“看看什么樣子。”

“你就為看看什么樣子,費這么大勁?”

“反正我沒事做。”

“你的家在哪呢?為什么不回家?”

“我沒家!爹不要我了,娘親死了!我還回家干什么?”

丁秋云一呆,輕聲道:

“那你也不能在外面亂跑啊?你爹怎么會不要你?”

“就是不要!還要為什么?”柳乘風怒道:

“你老公不要你,你知道為什么嗎?”

常空進來,道:

“她沒老公,你爹也不會不要你。”

柳乘風向丁秋云撲去,常空一把抓住她的腰帶,扔到一邊,伸手把丁秋云抱起來,只見她手腳都被結結實實的綁著,道:

“你這樣綁她?”

“怎么樣?你心疼啦?”柳乘風抓起劍就刺過來。

常空知道她手里拿的是雪鐵寶劍,不敢拔劍格檔,運氣于掌,用手打開。

見丁秋云還是站不起來,道:

“綁著你還下藥?”

“不但下藥,我還想毒死她呢!”柳乘風道。

常空抓住丁秋云,一掌打開窗戶,跳了出去,升到空中,柳乘風緊緊追趕。三人一直跑出城外,柳乘風輕功了得,常空到空中,她到空中,而且用的也是托克。常空走水上,她也走水上,怎么也甩不掉她,常空提著丁秋云又不敢太快,她中了麻藥,無法運氣抵擋撲面而來的勁風。

常空見她緊追不舍,不由怒道:

“不要跟著我們,你真是一個討厭的丫頭,怪不得你爹不要你!”

柳乘風怔了一怔,突然淚珠在眼眶里打轉,道:

“去你馬的,誰稀罕跟著你們。”手一揚,幾根飛鏢襲來,常空閃身躲開。

“哼,沒有你,我一樣拿到血玉佛!”柳乘風轉身頭也不回的離去。

常空放下丁秋云,擦擦汗:

“不知她是誰家的,真是難緾。”

丁秋云微微一笑:

“也很可愛,就是太任性了。”

此時已能慢慢的走,常空扶著她。

“那姑娘給我下了一大包麻藥,我們還回云來嗎?“

“我們去漣州,先在城里換家客棧住,等會我回來把馬牽上,一起去漣州。”

“不管血玉佛了?”

“讓他們爭吧,多死幾個。”

“這個柳姑娘怎么辦?這城里來了不少高手,她雖然武功不錯,但終究年紀小,恐怕會出事,那些江湖人心狠手辣,不會對她手下留情。”

“你們說的柳姑娘是不是一個尖下巴,瘦瘦的女孩?”

前方樹后轉出一個人來,手持短刀,是個女人,四十多歲。

常空抽出劍來,道:

“你是什么人?找她干什么?”

“保護她!”

“是嗎?”

女人身子從常空兩人身邊擦身而過。

常空忐忑不安地看著她的背,丁秋云道:

“沒事,應該沒有惡意,那姑娘來歷不凡,這女人應該確實是保護她的。”

兩人回到城中住下,常空去找了幾天宗真想要馬匹,宗真蹤影不見,只得作罷。兩人也不和空聞她們打招呼就離開汝南,來到漣州,天上又飄起了雪花。

常空道:

“如此美景不去欣賞,爭什么破石頭!”

丁秋云看著常空:

“不是每個人都像你這么看得開。”

“我們接下來拜訪什么門派?”

丁秋云精神一振:

“我們先休息一下,這段日子的事還沒有寫完,我們住下,好好歇一段日子罷,這次也是累得夠嗆。”

“好啊!”常空道。

兩人找了個好一點的店住下。

一連幾天,丁秋云都在寫書,常空也正好運功修整元神。

從二樓窗戶向外觀看,田野上大雪茫茫,雖是大白天,也沒有人影,不覺興起,跳出窗外,踏雪飛奔,不一會來到一處地方,大雪沙沙地落下。

前面樹林邊有個小屋,里面有人聲:

“你錯就錯在用了那么多和尚,知道嗎?都說了盡量不要和尚。”

一個聲音生氣地道:

“不用和尚用什么人?那些江湖混混好找嗎?聽話嗎?我本是游方僧人,結識的就是這些人,再說他們比江湖上的無賴可靠。”

常空一聽,心中一震,這些人是誰?

輕輕地來到墻邊。

“可靠?主上派你來是做什么的?是讓你盡量聚斂錢財,以備日后使用。可你們呢,到處殺人放火,又奸銀女子。主上是讓你們來逍遙快活無法無天的?是讓你們干正事的。那個靈宵是誰?紫日真人的徒弟!你為了個血玉佛殺他,不把仙城山引來了嗎?你們又殺了圓信,引得萬佛寺的僧人又大舉南下,所以這次主上要你把比丘會撤了,風險太大。”

“可我奪血玉佛也是為了獻給主上,就為這個主上要滅了整個比丘會也太狠了點。”

“做大事者不拘法之术如期名字般,劈天。

海尘风轰出的一拳夹杂着风之意志,出现无数飞鹰,羽翎的尖端携带这群切割之意,只见一柄柄大刀随着飞鹰一道道破碎泯灭,

“轰........."

海尘风这一次被震退,没有继续往前,石破天也停下了脚步,海尘风看向石破天,往日里找他打一次架可不容易,这次就打个够吧!

“太强了,这就是至尊吗?”诸人看向海尘风与石破天,感叹道!虽说都是太阴境高手,但是三长老与海尘风交手之后才知道,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此时那梦神机也是没有插上手,堂堂太阴境高手,竟然没有插手的机会,而那老九与老六与那石破天的弟子交手也取得了上风,其中有几位已经有些受伤败退的意思,要不是不能杀,这些人早就死了,他们兄弟毕竟是太阴高手啊!解决他们很简单!

只见他们身形闪烁,各自回到各自的阵营,石破天看着受伤的徒弟,有些气愤,那九玄宫虽说是一个霸主级势力,但是也不敢乱动他的弟子,正当二人战斗激烈的时候,突然出现两人,一个是身高八丈的壮汉,一个是身形瘦小的男子,他们的速度极快,只是一瞬间就到了海尘风的身前,刚刚大战一场的海尘风突然遇到这样的变故也是有些慌乱,这两人的修为竟然丝毫不比他弱,而且那瘦小男子的速度更是惊人。

海尘风反应过来时,那二人已经在远处了,手中拿着那颗灵核,再看海尘风手中早已是空空如也了,只见两人还在嘀咕

“这是六妹的灵核吗?”身材高大的壮汉说道。

“不知道,但是感受的气息比较紊乱,应该是一个虎型灵兽的灵核,六妹可不是母老虎!六妹是玉蛟啊!”瘦小男子比划着说道。

“但是为何我有一种特别想吃下去的欲望呢?我以前也见过灵核不少,唯独这个决定不对劲了”那黑衣大汉眨巴眨巴眼睛,就跟发现了魅果一样,说完吧唧吧唧两下大嘴,吸溜了一口口水。

“我也是有这种感觉,这感觉好像是那个.....”更像是那个什么,这瘦小青年却是没有说出来,但若有所思的摇摇头说道

“这股力量好像跟那个地方有点像,但是好像更加有吸引力啊!”

随后两人摇摇头,随后转身说道“各位,是在抱歉,我与兄弟来找人,唐突了,这灵核我们要了!”

“你们凭什么,放下否则你们将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三长老大喝一声,神情暴怒的说道,那石破天也赶到了,看着对方的双眼,但是心中却又些许的不安。

那两人苦笑,看来今日不可能善了了,唯有一战,便看着海尘风等人狂傲的说道

“这灵核是我的了,你能拿我怎样?”

这两人心中的怒气正愁没有地方发泄呢!这倒好,有人找事,这让他暗金恐爪熊的熊脸往哪里放,那瘦小男子也是大喝一声就飞到了天空,赫然是一只白鹤,原来这两人不过是化作了人身,原本乃是迷雾森林的灵兽。

那三长老的神情一下凝重了起来,这两个灵兽竟然可以化作人形,修为已经算是超过九阶灵兽了,或许已经达到了人类修士的至尊境界,根据刚才抢夺灵核的情况来说,这两人应该不会比海尘风他们的修为低。

神机玲珑里的洛崖看着那两人,这不久还是两个行走的灵核吗?至于害怕到这种程度吗?若是洛崖的想法被那两个人知道了,可能会把那两人笑死,他们确实是行走的灵核,但是你也要有本事拿呀!

只见那些人见到这两人,瞬间就聚集在一起了,这两人可不是善茬,想要对付他们必须使用最强大的攻击,只见那人直接化作一头巨熊,手上乌黑的双爪仿佛拥有无上伟力,那瘦小男子也化作一只巨大的白鹤立于空中,

众人也开始召唤出各自的灵,周围的灵力暴走,在场的人最低都是轮脉境,还有两位至尊,四位太阴境高手,这样的阵容在天香城几乎没有见过,此时那两头灵兽竟然依旧气定神闲。

只见那石破天祭出一柄黄金大刀,直接劈杀过去,那头暗金恐爪熊直接往前冲杀,只见那一柄大刀在碰到暗金恐爪熊的瞬间就破碎了,这暗金恐爪熊那是熊族的顶尖种族,身上的皮毛就是最强大的攻杀利器,具有及其强大的防御力,而且那一根根毛犹如钢针般锋利无比,

这两个灵兽绝对是各个种族里的王者人物,只见黑熊猛烈的冲击之下,竟然真的冲了过去,在哪五位太阴高手合力狂殴之下竟然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冲杀过去,这等肉身力量果真是变态,来得及躲闪的尚可避免,但是石破天那几位弟子可就惨喽。

五弟子直接被踩踏过去,身上筋脉尽断,就差能呼吸一口气了,还有几个也有不同程度的创伤,那头大熊来到众人之间竟然直接使用了天赋技能,重力压场,只是瞬间,众人就觉得身上犹如背负一座大山一般。

这时那头灵鹤却是没有出手,只是随口说了句。

“三哥,收手吧!我们还有要紧事做呢!别忘了二哥的交代!”

听到这话,那头熊才清醒过来,他妈的,差点让这些人坏了大事!这时那些太阴境的人也清醒了过来!看到这头熊要走,众位太阴你一拳我一拳,谁知道这黑熊全然不躲。

霎时间,粗壮的身子被各位至尊与太阴高手打沙包般的打了几十下,梦神机与三位九玄宫长老却也被他打了几下,但凡是被这头熊打中的,几乎都要抛下面子捂住肚子叫唤两声才舒缓一下升上的痛楚。

再看那头黑熊,之前几乎是一拳换一拳,他中的招数更是那几人的数十倍,但是他身上中的这么多招式,他愣是全然没事,属实是一头楞熊。

王锐叹息着,终于道:我们虽然他的属下,他将萧少英找来,莫

“經過了前面三輪,相信大家彼此之間也有了一些簡單的了解。接下來,我們將進入第四環節——心心相印。這一環節,眾位女生可要注意了哦,不能再像第三輪那樣隨便選擇了。只要你們選擇,就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每一位男生,有一分鐘自我介紹和自我表演的時間。自我介紹之后,要到我這里來,報上一個你們心儀海神仙子的號碼。”司徒冰接著道,“眾位男生請注意,在你們展現自我的時候,可以同時施展自認為強大的能力,也可以介紹自身的修為等等,只要你們覺得,自己的介紹能夠吸引自己心儀的女生就好。這一次,我們要打亂順序了,通過抽簽來決定誰先出場、誰后出場,以示公平。”

傲天腳踏水葫蘆,緩緩朝著眾位男神的方向飄來,手中握著一把簽號,從左到右進行抽簽。

當然,對面的女神們也沒閑著,每個人胸口上,都開始掛上了一個號牌,代表著自己的號碼,彼此之間還重新排列了一下位置。

“好,第四環節正式開始,請抽到第1號簽的男神出場。”司徒冰說道。

抽到一號簽竟然是羅廷玉,只見穿著一身黑色勁裝的羅廷玉,雙手攤開,腳下催動這水葫蘆瀟灑的飄到湖中央,“各位美女,大家好,我叫羅廷玉,今年20歲,實力白銀騎士。雖然我不是特別的優秀,但是,我卻有一顆真摯的心。只要哪位仙子不吝收留,在下愿傾心一生,相伴永遠。”

羅廷玉一邊說道,他所化身的眾多閃電在空中竟然突然凝結在一起,合成了一個巨大的閃電桃心。身形閃爍,他就那么從桃心中脫離出來,輕輕的吹了口氣,閃電桃心朝著女生們的方向飛去,最終在空中消散。而他也在空中一擰身,電光一閃,來到司徒冰面前,迅速在她手中的紙上寫下了自己傾心的號碼,然后閃身而起,回轉自己所在的水葫蘆荷葉。整個過程中,動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瀟灑自如。

第二名男神接踵而上,抽到這二號簽的,正是郭環宇。

只聽他大喝一聲“天崩式—-” 身上驟然放射出璀璨的金色光華,仿若煌日般令人不敢逼視,威風八面,氣勢無雙,“大家好,我叫郭懷宇,今年22歲,家傳馭雷心法。”簡短介紹結束,然后在司徒冰報上自己心儀的女生號碼——8號(正是伍冰冰胸前所掛的號碼)后,瀟灑回到水葫蘆上。整個過程動作絲毫不差于羅廷玉,但他眼神卻一直注視著伍冰冰。

女生那邊,伍冰冰旁邊的霍欣欣低聲說道:“冰冰,這家伙對你可是一往情深。你還不同意收留他,不怕他別人搶啦?格---格---”

伍冰冰臉紅的道:“討厭,你要喜歡,你收留他。”

“那我就不客氣啦”霍欣欣“格--格—”笑道。

“討厭,討厭----”伍冰冰更加含羞。

第三個輪到徐天嘯。

只見他手拿七星劍揮舞著,劍影快如閃電,時而如風雷,時而如流星,激起一團團水霧在空中飛舞,劍氣催動他來到湖中央,嘴上卻瀟灑說道:“我叫徐天嘯,今年22歲,高級魔武士。” 說完,身形一閃來到司徒冰面前交上自己心儀的號碼,不過他的字條上并沒寫上號碼,而是寫上兩個字——顏清。然后,快速回到自己位置上。

徐天嘯過后,然后一個一個男神接著介紹和表演,直到最后一個結束。

“好啦,男神介紹結束。現在開始女神給男神留燈。”司徒冰說道,“我要再次提醒各位女神們,千萬要慎重選擇哦,這是最終選擇哦,每個女神只能為一位男神留燈。”

鄭遇眉頭如川:“這澤世會我已有所耳聞,那蓬勃會又是什么鬼?”

社會心理學家解釋說:“澤世會認為人是萬惡之源,是地球上的原罪,應遭到清洗和懲戒,走的是極端路線。而蓬勃會是由一群文藝工作者和新思潮主義者組成,認為人類的文明已經走到盡頭,需要新的思想和規則來引領發展,所以就該和星外文明達成合作,這樣人類才有希望和未來,走的是協作改革的路線。”

鄭遇揉了揉下巴,當著一群領導專家的面直接開罵說:“就這么些自以為是的操蛋玩意,還真把自己當成救世主了?”

市里一把手連忙咳嗽說:“小鄭啊!社會是復雜的,人心也是善變的。我們不能阻止別人怎么想,但卻可以做好自己。畢竟國家制度還在,律法也還在,有些問題能夠依靠政府來解決的,就應該相信政府嘛!”

“好,我知道了。”鄭遇聽出了領導的言外之意,于是輕輕點了點頭。

錢牧云適時地拉著鄭遇走到一旁,低聲問說:“第一次殺人不好受吧?其實這種事情,任誰遇到了都會憤怒的,你也不要有心里負擔。市領導剛才那么說,也是不想我們這些守衛秩序的人,輕易越過最后的那條底線。”

鄭遇淡淡一笑說:“放心吧!我有分寸。”他明白錢牧云真正的擔憂,畢竟以自己的能力,若是發起狠來不管不顧,可以在頃刻間殺光指揮大廳里所有的人。這種絕對力量所帶來的威懾力,即便他表現得已經足夠謙遜,可還是會令得這些領導專家,在面對自己說話時,從態度上就不自覺地變得謹慎和含蓄。

對于所有國家政權來說,包括鄭遇在內的三十三名星魂衛士,其實都是不可控的外在因素,既是助力也是威脅。一個處理不好,便會引發難以估量的后果。這也是個人力量超常后,使得周邊人感到不適,想要奮發擺脫現狀,才會產生的鯰魚效應。

離開指揮中心后,鄭遇在去往自己宿舍的路上,遇到了丁玲和楊悅容。丁玲在看見他后,便一臉晦澀地上來問說:“聽說你今天殺人了?還一殺就是兩個?”

鄭遇不知道自己是從什么時候開始變得如此冷漠的,心中難免有些不得勁,此刻見到前女友發問,于是說:“放心吧!我不是魔鬼,殺人也不是為了尋找樂子。世界那么亂,總得有人收拾樂色吧!”

“我只是怕你會有心里負擔。”丁玲看著轉身欲走的鄭遇,連忙擔憂道。

鄭遇揮了揮手,卻是一句話也沒說,便揚長而去。楊悅容看著從身邊走過的領導,心中也是五味雜陳,既有擔憂,也有敬畏。

回到宿舍后,鄭遇隨便洗了個澡,便坐在床頭發起了呆。雖然他不認為自己這樣做有錯,也不認為如今的政府,還有條件處理越來越多犯下罪行的人,可自己殺人時的那種平靜和冷漠,還是令得他心生擔憂。

暗原晶既是鄭遇最大的依仗,同時也是誘發他心魔的元兇。若是被這玩意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了自己的思想行為,最終褫奪去心神意志,那鄭遇寧可不要這身力量,也寧可在病痛折磨中死去。

不可否認的是,每個人的心中都住著一個魔鬼,只是在大多數情況下,受到禮法等因素的約束,沒有機會釋放而已。所以當外星人降臨后,某些極端思潮大行其道時,就讓一些人有了變身魔鬼的機會。可鄭遇的情況有些特殊,所以他比任何人都害怕那一天的到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背负所有怨念的怪物(4000)》。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人间无名是书生

淑女派

人间无名是书生

凉否

人间无名是书生

九翅

人间无名是书生

逐利人生

人间无名是书生

九霄梦渊

人间无名是书生

对井当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