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没有区别》。

大殿上铺满子黄金般的琉璃瓦,孤陋①而难成。久处一方,则习

白廷沒有過多的失望,最起碼他還是有機會的,但機會確實渺茫。

齊童震離開一會兒,眉頭還是微皺,“怎么會沒有?不應該啊!”

黎娜來到了白廷的身旁,扶起了他,問道:“你怎么樣了?”

白廷站起身道:“沒事,放心吧。”

這時黎殤走了過來,看著白廷,說道:“你缺一個好的靈技或者劍決。”

白廷點了點頭,因為他承認確實是這樣,即使對劍了解的再深入,即使將劍舞到了極致,但還是沒有太大的用處。

這時,慕容梓沫身邊有人急忙走來,不知瞧瞧說了什么,然后慕容梓沫輕輕點了點頭。

慕容梓沫朝著黎殤這邊走來,說道:“城主府又被攻了。”

“什么?又被攻了?”黎娜說道。

慕容梓沫點了點頭。

黎殤看向了黎娜,問道:“城主府又被攻?什么情況?”

黎娜說道:“是將軍府的人聯合了一個女子,他們想要滅了城主府,之前已經打過一次了,沒想到這次又來了。”

“將軍府叛變?”黎殤問道。

慕容梓沫說道:“大將軍呂博仁想要篡奪城主之位,似乎已經謀劃了很久了。”

“那女子是誰?”黎殤問道。

黎娜道:“就是花滿樓那個老板,你們還認識呢。”

“韓昭怡?”黎殤說道。

“應該就是了。”黎娜道。

“你先回家。”黎殤看著黎娜說道,然后又看向了白廷,問道:“你現在要回宗門嗎?”

白廷搖了搖道:“宗門現在還回不去。”

“好,那你先住在黎家,跟黎娜一起回去,我正好還有事情要跟你說。”黎殤說完之后,轉身就走,施展著忘憂步法,一瞬間便沒了身形。

白廷開口想要說些什么,但也已經來不及了。

劉壯抱著小竹子,傻乎乎的看著黎娜,“娜兒姐。”

黎娜“唉”了一聲道:“走吧,先回家。”

黎殤一路趕去城主府,他想不明白,紫靈城現在已經危在旦夕了,即使做了城主又如何,還有韓昭怡,她怎么會和城主府還有過節?難道是因為那半塊無色玄金?

……

這時的城主府已經變得一片狼藉,城主周烈與他的兒子周藝城躺在地上,口吐鮮血看著前方那些人。

韓昭怡與一位男子并列走來,后面還跟著一些人。

韓昭怡走來后說道:“周烈,你可后悔了?”

周烈“咳”了一聲,看向了韓昭怡,說道:“要殺要剮你隨意,放了我兒子還有女兒。”

這時,周藝瑤不知從何處跑了過來,滿臉悲痛,來到了父親身邊,然后看向了韓昭怡等人,哭喊道:“求求你們放過我爹爹吧!他當時也是無奈之舉啊!”

這時,韓昭怡旁邊那男子說道:“藝瑤,你現在離開,跑的遠遠的,離開紫靈城,我便不會管你。”

周藝瑤看著那人,說道:“呂叔叔,求你了,饒了爹爹和哥哥吧!我不想離開他們。”

“說什么費話,全都殺了。”這時,韓昭怡身后一人說道。

那人說完后準備動手,然后聽到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來。

“你一直要殺的人是我,與城主府關系并不大吧?”

眾人看向了一處屋頂,那里蹲著一個身穿紅衣的老人。

韓昭怡看向那人道:“不還是沒去找你的嘛!你著什么急。”

衛落哈哈一笑道:“著急的是你吧?本來你應該是要等秦城驗考過了之后再行動的,但紫靈城萬靈來潮,你擔心再拖延下去并不是好事,所以直接提前出手了,可是你沒有想到的是我已經躋身了靈淵境。”

韓昭怡惡狠狠的看著他,說道:“那又如何?”

衛落說道:“確實并不如何,只不過躋身東稻洲前十而已。”

呂博仁看向了衛落,說道:“你只有一個,未必是我們的對手。”

衛落看向了呂博仁,說道:“呂將軍,說實話,整個紫靈城,除了那王老頭,你是我最佩服的人,二十年前紫靈城那場大雪之后,若不是你,恐怕紫靈城在當時就已經毀了。”

呂博仁說道:“早了,不提也罷。”

周藝城緩緩直起身子,對著旁邊的父親,問道:“他說的什么意思?”

周烈道:“當年那場大雪之后,一時間人們都發現自己能夠修靈,知道了這個事情后你覺得他們會是什么想法?本來一個很普通的人,立馬就成為了別人口中的高人,本來就有一些壞心思,只是埋藏內心,然后突然就可以大膽的去嘗試了,久而久之,紫靈城變得一片狼藉,甚至城主府的地位都沒有了,但是那次,呂博仁出動了,最后用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紫靈城就徹底安寧了。”

周藝城點了點頭道:“原來如此。”

周藝瑤拉著周烈的胳膊,說道:“爹,我們該怎么辦?”

周烈道:“藝瑤,我不是讓你走的嗎?你為什么還要回來?”

周藝瑤眼角淚水溢出,說道:“我不想離開你們,我害怕。”

周烈道:“趁著呂博仁現在還沒有改變主意,你快走吧!”

說著,周烈推了推周藝瑤,想讓她趕緊離開。

周藝瑤搖了搖頭道:“我不要,我要留下。”

“唉!”周烈嘆了一口氣。

呂博仁往前走著,靈力在體內翻涌,說道:“衛宗主,我現在要殺了他們,不知你會怎么做?”

衛落道:“將軍和城主產生爭執,說起來也應是你們之間的私事,可現在來說,這紫靈城的城主已經不能拿平常的城主來看待了。”

“這么說……”呂博仁抬起手中那把長劍,指向了周烈。

衛落站起身,說道:“這次我站在城主這邊,站在紫靈城這邊。”

說完,衛落身形消逝,下一刻就出現在了城主等人的身前,然后一陣靈力激蕩開來。

韓昭怡向后退了幾步,然后被一旁那人扶住。

呂博仁將劍立在身前,站穩了身形。

韓昭怡看著那衛落,然后向著身后那人問道:“伯父,有把握嗎現在?”

那人向著前方緩緩走去,說道:“今天必須死一個。”

這是我國著名語言學家、"現代語言學之父"趙元任先生于1930年代在美國寫的一篇奇文,文章原題《石室詩士食獅史》,全文計94字(后擴充為103字,連同題目7字,共110字),每個字的普通話發音都是shi。如果用普通話讀音來朗讀,不懂古文的人讀起來根本不懂,原因是當代普通話丟失了古漢語的入聲和濁音。

這是代表著漢語言和漢文字博大精深的經典之作,在當時引起了很大的反響。

如今被......

这正是“金钱帮”属下独特的标正待开口,突然身后有人阴恻恻

楊琦雄看到醫生走出來,迎了上去,“醫生,錢我都交完了,她怎么樣?”

醫生心中還有一些疑惑,對著楊琦雄問道,“這個小女孩,是你什么人?”

楊琦雄道,“是我在路邊看到的一個小女孩,看她全身都是傷,我就把他送到醫院這里來了。>柳六笑了,在聽到扈三爺的這句話展顏笑了,“三哥,你果然什么都知道,這一切也都是在你的計劃中吧!”

柳六感嘆了一句,扈三爺笑而不語,仿佛是默認了柳六說的話。

“老六,聽我的,收手吧!王文山那小子不行,你……也不行!”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没有区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烟霾之下

络海

烟霾之下

唐薇

烟霾之下

大白佑雨

烟霾之下

犯二的萌小兔

烟霾之下

黑灯夏火

烟霾之下

写字板